品牌

国产动漫,站起来了

作者: 来源:2021-11-09 10:36:11

国漫崛起喊了多年 ,如今已不再是口号,而是资本与行业共同见证的事实。

国漫崛起喊了多年 ,如今已不再是口号,而是资本与行业共同见证的事实。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上映后,国内票房累计9.54亿,在日本约120个影院上映,其规模创下了中国动画在日本上映的新纪录,比肩2016年日本大热动画电影《声之形》。宫崎骏表示:“深深感受到了《大圣归来》主创团队对动画电影的热情,希望日语版能将原版的美丽原原本本的传达给日本观众。” 

之后,《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白蛇缘起》、《姜子牙》等一系列国漫以精良的制作获得了观众的认可,也吸引了资本的关注。

8月23日,中国最大国漫平台快看APP宣布完成2.4亿美元融资,本轮融资由建银国际、One Store、腾讯、Coatue、天图资本等投资。这是快看迄今为止最大单笔融资,再次刷新了漫画行业融资额纪录。本轮融资由木星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近年来,通过短视频打造的国漫IP形象也逐渐破圈,有了多种盈利方式。例如“我是不白吃”从一个与“吃”相关的动漫IP形象,到“不白吃”的番剧在B站走红,相继推出了《我是不白吃之食神之旅》和《我是不白吃之山海经》。 

国漫崛起不再只是一个口号,已经走进了寻常百姓家。 

资本的态度转变 

多年之前,国漫一直不被资本圈以及行业和国内观众看好。做动画被圈内人看作是“赔钱也赚不了吆喝“的项目。国内观众对动漫的印象停留在欧美和日本,大多数导演做动画的理由大多数是自己对动画的情怀和热爱。 

《刺猬小子之天生我刺》这部动画电影从拍摄制作到上映经历了十多年,直到2016年才得以上映,与观众见面。时间跨度这么久,制作过程的打磨是一方面,有好几次是因为资金问题差点做不下去。 

导演黄建明在采访时谈道:“制作过程中,陆续有团队成员离开,再拿到融资后又有人进来。一部电影最终成功进院线,全凭导演和团队的坚持。找不到钱的时候,受了打击,也有想放弃的时候。投资人拒绝时,我会认真去听每个人的意见和反应,虽然被拒绝,但是对影片是有帮助的。” 

随着国漫电影被国内观众的认可,资本也不再仅仅是观望。 

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上映后的票房成绩成为中国动画电影史上最有奠基意义的一年。也是从2015年开始,关于国漫崛起的讨论呼声更高。 

《大鱼海棠》在国内夺得5.73亿的票房后,还被送到韩国、意大利上映;《哪吒之魔童降世》国内票房50.35亿,北美66家影院开启IMAX 3D点映,三天劲收101万美元,成为当周末票房最高点映影片。

当国漫开始有拿得出手的代表作,也吸引着资本投身动漫领域的目光。例如以盲盒起家的泡泡玛特通过投资“两点十分”动漫公司,以10.2259%的持股比例成为了两点十分动漫的第三大股东,仅次于创始人、CEO和阿里影业,参与动漫电影的出品。二者还会探索潮玩IP影视内容开发、拓展公司的衍生品业务。  

7月29日,国家广电总局公布了2021年6月全国国产电视动画片制作备案公示的通知。6个月里,备案国产电视动画片285部,共计98120.5分钟。这一备案数量,虽然与2020年上半年的286部基本持平,但比2019年上半年多出了62部。与2015年同期的备案数量相比,2021年上半年的备案数量增长了近四倍。

从整个行业风情来说的话,红龙文化创始人丁宇判断,由于这两年政策收紧,邀请流量明星出演真人影视剧存在一定风险,影视剧将出现疲软状态,这将给国漫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技术成核心竞争力 

很大程度上,国漫崛起的核心在于技术的完善和动画制作工业流程化的成熟。特别是3D技术的成熟发展,加速了国漫的生产力。 

日本动漫代表着漫画先进生产力。从手冢治虫到宫崎骏再到新海诚,是日本动漫人才的发展脉络。 

1997年,宫崎骏忍着手疾画完《幽灵公主》宣布封笔。然而,1998年他属意的接班人近藤喜文不幸离世,让年届六十的宫崎骏选择再出江湖,重返吉卜力推出了《千与千寻》。同年,新海诚带着黑白短片《遥远世界》横空出世。无论是从前辈动画家那里受到启发,还是不断在工作中寻觅下一代巨匠,日漫正是由于“人才资源”的薪火相传,才有了延续数十年的繁盛。 

再看中国的脉络,80年代初,《黑猫警长》、《小蝌蚪找妈妈》是中国动画发展初期的最后几年。而1984年之后,中国动画受到外来动画的挤压,发展停滞不前。日本动画和欧美动画各占一半。

1995年到2002年 ,日漫占据了80后、90后的童年。在之后的十年内,中国动漫偏向低幼化,同时也少有原创精品动画出现。直到《秦时明月》、《全职法师》、《择天记》等这类3D动画出现后,国内动漫才有了更多希望。 

正如丁宇所说:“3D技术的发展,让所谓的IP搭建有了弯道超车的工具和竞争力量。” 

依靠CG技术制作的3D动画,成为动漫行业发展的主要技术路径。在3D技术上,国产动画已经有了一套区别于国外动画的制作风格和审美取向。很多欧美、日本主流动画公司中,越来越多华裔和中国人担任重要位置,甚至输出了很多具有东方审美的作品。  

动画短视频破圈 

不止上线的动漫电影得到资本和观众的认可。短视频动画也在B站、快看等平台有了更多破圈机会。 

今年8月份,陈安妮在快看的发布会上提出未来三年快看会持续投入10亿制作漫剧,为创作者带来利润分成3亿。作为超新Z时代的二次元社区文化平台,通过漫画、漫剧以及真人电影和动画的形式让二次元不断破圈。

快看相关负责人告诉DoNews(ID:ilovedonews),3分钟一集的漫剧从筹备到上线第一集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漫剧的开发主要分为两块,一是原有漫画IP改编为漫剧,二是直接以漫剧为载体原创的IP,漫剧的生产周期,从筹备到第一集上线一般需要一个月时间。 

漫画与漫剧之间的联动也为漫画带来了拉新与破圈。《养敌为患》月拉新用户185万,实现月收入增长324%;《雕塑》月收入增长1158%。快看方面透露,目前有30余部长短剧筹备中,其中有8个真人影视项目在今年开机,4部动画正在制作或者即将播出。

动漫IP“我是不白吃”以动漫番剧为起点,把“不白吃”这个动漫IP形象打造成了既可以在视频中为观众讲解关于吃的文化,也可以在抖音直播带货的“网红”。 

背后的操盘手朱宇辰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他没有去拍电影,而是选择了做动画番剧。与其他动画师不同,他没有只埋头做内容,在决定做不白吃这个动画的时候,他一直在考虑,怎么把动画做成产业。 

朱宇辰的办公室放着一个潮玩展示柜,摆放着我不白吃的周边,包括帆布包、玩偶、积木等衍生品。桌子上还有不白吃品牌的鸭脖和芒果干。成立两年的重力聿画已经不只是我们看到的不白吃的番剧,还有抖音的直播带货和B站热播的美食纪录片。同时还孵化了我是不白吃食品品牌以及周边潮玩。 

“我是不白吃”是一个以吃为主题的动画IP。最早在B站以番剧连载的形式出现,积累了大量粉丝。创始人朱宇辰告诉DoNews,因为一起创业的两个合伙人都对吃很有研究。导演专业的他们便创作了不白吃的形象。由此也确定了不白吃的定位,无论是《我是不白吃》的日常更新的短视频还是出品的《我是不白吃食神之旅》纪录片还是刚刚播出的《不白吃话山海经》均围绕着”吃“的内容展开。

10月19日,《我是不白吃》与B站联合出品的《不白吃话山海经》系列番剧在B站播出。朱宇辰介绍,“让不白吃按照山海经的顺序,把书中关于吃的内容给大家讲完,预计要120集左右。” 

《山海经》的原文内容并不通俗易懂,短小的文言文中,涉及了各种奇珍异兽,单是插画本就有多个版本,并且其中描述的动物并不可爱。为什么不白吃选择了山海经? 

朱宇辰解释:“不白吃曾经做过粉丝调研,向粉丝们征求意见,想看不白吃讲什么内容?很多粉丝想看不白吃讲文化历史。” 其中有一部分粉丝提到想看《山海经》,因为在《山海经》中“吃”是一个重要的主题,而且其中都是奇闻逸事神话异兽,非常有趣。

朱宇辰与团队选择了《山海经》。在改编过程中,团队也从山海经的各个插图版本中提取选择了便于观众接受和理解的形象。毕竟,《山海经》中对奇珍异兽的文字表述并不可爱,在动画表现上如何吸引观众也是动画创作考量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朱宇辰的理念里,优质的内容为商业变现服务同时,不能因为广告盈利损耗了动画IP的羽毛。从直播带货中赚取的收入再不断地补贴到更大规模的内容升级和生产中去。只有当内容深得人心时,才会给周边衍生品、食品品牌等其他商业化路线带来源源不断的“能量”。

结语 

漫改、动画电影、衍生品等多种创作形式都将是国漫的发展路线,商业模式也在往多元化发展。无论是从中国上下5000的的文化历史中提取素材还是当下超新Z时代的二次元文化,都分布着不同的受众在关注和认可国漫。 

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Z时代用户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提升,文化需求变得更加多元,审美的边界不断拓展。互联网短视频的发展也降低了传播门槛,放大了内容市场。国家在国产优质动画发展上给予了大力保护和政策引导扶持,吸引了资本和头部视频平台进入动画行业布局,用户圈层和年龄层不断拓展。

正如陈安妮所说:““国漫产业的发展背后是中国文化的崛起,做国漫就是做文化芯片,国漫产业一定会崛起,但崛起路径中不会照搬任何既有模式。”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