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

“腰斩”香飘飘

作者: 来源:2022-05-06 09:38:27

营收和业绩双降

营收和业绩双降,这对杯子绕地球数十圈的香飘飘还是头一次。

传统冲泡类产品冲顶30亿规模后,快速滑落;“MECO”等即饮类产品增长停滞。

业绩的飘忽不定,直接导致公司股价急速下坠,市值较巅峰期已缩水百亿之巨。

业绩腰斩

即便2021年的收入同比下降7.83%至34.66亿元,作为国内杯装冲泡类奶茶的开创者,香飘飘(603711.SH)仍旧拿下了细分领域第一,将这一领先优势维持了长达十年。

公司从2005年成立之日起,就将自身定位为“奶茶专家”,杯装冲泡的形式,将奶茶拓宽至家庭消费场景,提升了奶茶饮用的便利性。

不过,随着新式茶饮品牌的不断涌出,在资本的助力之下,奶茶门店几乎遍布各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高中低端全面布局,无形中对香飘飘造成了冲击。

2018年起,香飘飘陆续推出“MECO”果汁茶、“兰芳园”等即饮杯装茶产品,以应对单一产品可能存在的风险。

公司也对即饮产品寄予厚望,很短的时间内,就在湖州、天津、江门、成都四地,建成了液体奶茶工厂,合计设计产能高达42.4万吨,而2021年的实际产能仅9.85万吨,产能利用率不足10%。

冲泡类产品仍是公司的营收主力。2021年,该品类卖出15.04万吨,同比下滑6.34%;实现收入27.76亿元,同比下滑9.49%,对公司的营收贡献超过80%。

即饮类产品虽然销售量同比微增,但收入下降。

公司成立十多年来,建成了遍布全国的销售网络。经销商是公司最重要的渠道,2021年新增160家、减少321家,净减少161家,期末经销商总数为1162家。公司表示,这是优化经销商体系,主动调整后的结果。

从年报披露的数据来看,在全国范围内,公司所有区域市场的收入均呈现出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华南、东北市场降幅超过20%,华中、西南、西北降幅超过10%。仅有电商渠道收入同比增长17.48%,奈何规模太小。

总收入下降的同时,受原材料等因素影响,盈利水平出现松动。冲泡类产品毛利率跌破40%,即饮类产品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始终维持低毛利率,去年更是降至16.69%。

收入和盈利水平降低的共同作用之下,导致公司2021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37.90%至2.23亿元,扣非净利润更是下降59.31%至1.23亿元,为公司自2013年有财务数据披露以来最差业绩。

今年一季度,公司的颓势延续并扩大,营收大降28.28%,归母净利润亏损近6000万元。

市值缩水百亿

浙江南浔古来出富商,诞生了刘、张、庞、顾四大家族,清朝年间,他们富可敌国。于是,南浔这座江南水乡,一直弥漫这浓重的商业氛围。

如果不是弟弟经营的糕点店面临亏损倒闭,蒋建琪也许会一直捧着让外人羡慕的铁路部门的铁饭碗。

家里的生意经蒋建琪接手之后,一改过去坐商的经营方式,主动出击寻求新的商业机会。他和研究机构合作,推出的棒棒冰一举成功,完成了原始积累。

棒棒冰有明显的季节性,漫长的秋冬季节,用什么产品来填补呢?蒋建琪在杭州街头,意外看到奶茶店门口排着长队,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快速浮现。

2005年,香飘飘第一杯冲泡奶茶面世,3年后,累计卖出3亿杯,可以绕地球一圈;到2020年,卖出去的奶茶杯子连起来,可以绕地球40圈。

2017年,公司登陆上交所主板,成为“A股奶茶第一股”。

香飘飘具有浓重的家族企业氛围,在公司7个非独立董事席位中,创始人蒋建琪及其家族成员占有四席,其本人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胞弟蒋建斌为副董事长、妻子陆家华何、女儿蒋晓莹均为董事。

蒋建琪直接持有公司2.3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6.84%,为控股股东;蒋建斌持有3600万股(8.67%);陆家华直接持有公司6.94%股权,并通过安徽志周合道间接控制8.42%股权;蒋晓莹直接持股4.34%,蒋家人牢牢占据前五大股东之位。

上市之初,公司在资本市场受到追捧,短短几天之内,就从14.18元/股发行价冲高至37.10元的高位,市值一度突破150亿元。

后因其业绩表现飘忽不定,直接反映到股市上,就是公司股价大幅震荡,多次跌破发行价。

今年以来,香飘飘股价持续走低。昨日,大跌4.78%,报收于12.15元/股,较年初的16.81元/股,跌去超过27%,当前50亿元的总市值,仅有巅峰时期的一个零头。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