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

王兴悄悄升级电商入口,美团离真正的电商巨头还有多远?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2020-12-28 09:25:16

王兴想做实物电商很久了。 近日,美团电商业务“团好货”入口悄然升级,提升到App首页的一级入口处。在美团优选已经开城的地区,美团App底部的功能栏也发生了...

王兴想做实物电商很久了。

近日,美团电商业务“团好货”入口悄然升级,提升到App首页的一级入口处。在美团优选已经开城的地区,美团App底部的功能栏也发生了变化,原有的“发现”页变更为“省钱好货”。

这意味着,此前隐藏在美团生活服务品类下的电商业务不再低调,宣称“没有边界”的美团加速布局电商。

一边大力推进买菜战线,一边卷土重来实物电商,王兴折戟过的美团电商之路,如今变得好走了吗?

再战电商江湖,“团好货”对标拼多多?

打开“团好货”界面,可以看到首页商品瀑布流展现方式与拼多多、淘宝特价版相近,属于“货找人”模式,甚至没有搜索栏和商家,只有单品。

目前提供的商品品类包括生鲜、食品、百货、家居、母婴等,热卖品类多为生鲜食品和日用小商品。产品全场包邮,一件即可发货,很多生鲜商品还支持坏果包赔、假一赔十、七天无理由退换货等配套服务。

“团好货”产品价格区间普遍较低,热卖区的商品价格大多在10元左右。从价格区间的设定来看,美团进攻下沉市场的意图已经很明显。

图片

此外,美团优选、美团月付等多个美团今年推出的新功能和新服务都出现“团好货”首页的主要位置,且有提示到美团优选自提门店的距离。

也就是说,美团希望将“团好货”与其他相关业务进行整合优化,形成了一条从服务到实物再到社交的电商交易闭环。由同城近场零售到电商远场零售,由送食物到送万物,足以看出美团的“野心”。

事实上,这并不是美团首次进军电商领域。早在2013 年,美团就通过全资收购实物团购网站“猛买网”来试水电商业务。然而,其时美团、大众点评、拉手等团购平台酣战正激,阿里、腾讯、百度三巨头也在团购领域不断加码。

阿里在2010年就推出根植于淘宝的聚划算,主打线上商品团购,2012年时销售额已超过200亿;腾讯先与美国团购巨头Group on联合投资成立中国版“高朋网”,强势打入国内团购市场,后又基于微信平台推出“微团购”;百度则在2013年通过战略投资当时团购网站中排名第四的糯米网,加入战局。

三巨头的布局让战事白热化,为了集中精力专攻本地生活服务,美团在2016年关停了电商购物频道。

此后,随着美团从外卖大战中胜出,在本地生活服务市场占据绝对的优势,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美团先是于2018年7月推出闪购平台,基于用户对生鲜食品、日用百货的即时性需求,采用同城零售的模式,为用户搭建一个30分钟到货的生活卖场。据界面新闻报道称,“团好货”就是由美团闪购团队负责。

同年10月,美团官方微信小程序又上线了“好货拼团”板块,不仅提供代金券等服务类商品,还提供生鲜、日用品等实物商品,这也是美团首次试水同城社交电商。

2019年底,王兴邀请垂直电商平台“好乐买”创始人李树斌加入美团。今年1月,李树斌被任命为美团S-team成员(Senior team,即美团最高管理决策机构)。王慧文宣布退休后,美团平台的负责人一职由李树斌接任。

离综合电商平台还很远

下沉市场是这两年最火爆的概念之一。当一二线城市的发展红利逼近天花板之时,无论是嗅觉敏锐的创业者还是实力雄厚的互联网巨头,都纷纷放下身段,踊跃下沉。

商务部电子商务司发布的《中国电子商务报告2019》显示,2019年全国电子商务交易额达34.81万亿元,其中下沉市场中的电商平台活跃用户近4亿人,占移动电子商务活跃总数的57.4%,日均使用时长突破1小时。据《下沉市场洞察报告》,84%的商品在三至六线城市的消费者数量已经超过一二线城市。

面对消费潜力如此巨大的市场,美团没有不入局的理由。更重要的是,美团对新流量和新业务的渴望非常迫切。

在美团的收入板块,主业外卖规模虽大,却并不赚钱。美团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餐饮外卖的收入为206.9亿元,但利润率只有3.7%,仅比上一季度提升了1.6%。而据QuestMobile统计,今年10月,饿了么月度活跃用户数两年来首次超过美团。

美团需要通过新业务来增加新用户,帮助其走向下沉市场。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告诉创业邦:“在一二线城市,外卖市场几乎达到了增长的天花板,美团需要开拓新的增长空间。美团做打车、收购摩拜单车、进军共享充电市场等,都是基于这套逻辑。对于下沉市场来说,外卖并不是高频消费,相对低价的实物电商和社区团购反而是更好的模式。”

此外,在生活服务领域阿里一直虎视眈眈,尤其是今年以来通过多次组织架构调整、支付宝和饿了么产品升级、百亿补贴等很多动作来强攻。而美团入局阿里的核心业务电商,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反攻。

对美团来说,做电商的基础是借助外卖业务形成的强配送体系,尤其是在同城零售和末端配送有着先天优势,可以大幅缩短消费者的等待时间。

美团此前也一直在打通线下零售业态,比如美团闪购和华为合作,到顾客下单、订单配送等全流程服务,为消费者同城配送华为新机。

图片

不过,同城零售从本质上来说仍是外卖模式,在商品品类和购物体验上与传统电商的差别很大。

二者的底层逻辑完全不同。传统电商是SKU为中心的供给制,有非常丰富的商品库,交易环节涉及到退换货等多个流程,由于电商不受地域限制,消费者对于即时性的要求也不高。外卖则是基于用户所处的位置来提供服务,而非商品的供给量和供给维度,因此对配送时效性和履约能力要求更高。

美团在同城零售的探索上其实相对被动。2017年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就是在往线下推进。除了推出盒马鲜生、收购大润发等,阿里在持续投入资源为饿了么重仓同城零售,包括帮助传统门店数字化及接入更多品牌。

今年,饿了么同样将过去的“送外卖”升级到“送万物、送服务”,直接对垒美团。

而在目前巨头厮杀的社区团购领域,一种观点认为,以生鲜为主的社区团购更多依赖的是本地供应链和本地消费,仍属于近场电商。而生鲜之外的很多品类则需要跨区域流动,辐射全国。

作为传统电商的阿里和拼多多未来预计会将更多品类纳入社区团购,换句话说,社区团购和传统电商的边界会越来越模糊。

在此逻辑下,社区团购和团好货,一个是近场一个是远场,可以相互补充。前置仓模式的美团买菜集中在一二线城市,社区团购模式的美团优选则聚焦下沉市场。

不同的业务满足不同的需求,从而构建更加完善的生态,这是一种理想状态。

现实是,美团的短板也显而易见,即缺乏完善的供应链体系。三大电商巨头都有农产品源头和产业带的深度布局,刚入局的美团显然没有优势。

物流方面,阿里集齐四通一达,京东的自建物流是护城河,拼多多与快递黑马极兔速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美团擅长同城配送和近场业务,异地物流还是要交给物流公司来做。但是,供应链和物流如果轻资产运作,容易被其他人掣肘;如果重资产操作,则有悖于此前美团的轻资产模式。

可见,美团的电商之路并不好走。如今鏖战社区团购的美团,离真正的综合电商平台还很远。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