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当情怀消磨殆尽,广汽菲克还剩下什么?

作者: 来源:2022-06-15 17:56:11

40亿元输血和全新“One Jeep”计划都不见成效后, Jeep难逃厄运

就在中国各大车企都抓紧时间恢复生产之时,有一家车企的生产和销售却躺平了。

根据6月6日广汽集团(601238.SH)的公告,广汽菲克在5月的汽车生产和销售量均为1辆。这也是自3月以后,广汽菲克第二次出现月度产、销均为1辆的情况。而广汽集团在4月发布的公告中,广汽菲克的当月产、销情况更是直接清零。

有接近广汽菲克的消息人士对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表示,因为广州工厂搬迁导致了目前的停产。

因为近年来销量快速下滑,广汽菲克在中国汽车市场的位置已经日渐边缘化。为此,广汽集团和斯特兰蒂斯(Stellantis)集团曾合力输血超40亿元并推出全新的战略以期重振广汽菲克。但事与愿违,广汽菲克非但没有起色,反而在2022年连续三个月产销“躺平”。与此同时,悬而未决的股比之争更是成为了广汽菲克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01 超预期搬迁导致停产

“2021年底,广汽菲克广州工厂搬迁到长沙工厂。今年一直在搬迁和调试设备,到现在都没有调试好,这是停产的主要原因,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可以完成。另外,目前广汽菲克的研发工作也基本停滞了。”一位接近广汽菲克的消息人士对财经汽车(ID:caijngqiche)表示。

同时,一家北京的广汽菲克经销商销售人员也对财经汽车表示,因为工厂在搬迁,所以目前Jeep品牌国产车型基本没有。“店内目前以进口车业务为主,比如牧马人和角斗士皮卡,牧马人的销量还不错,一个月能售出十几台,而且牧马人没有优惠,不论是全款还是分期贷款都没有。”

▲ 北京某广汽菲克4S店,郭怀毅/摄

公开资料显示,广汽菲克此前在长沙和广州共有两座生产基地。其中,长沙基地包括一个整车工厂和一个发动机工厂,广州基地只有一个整车工厂,两个基地的设计产能为32.8万辆/年,发动机48.8万台/年。

2021年9月,广汽集团向媒体证实广汽菲克的股东双方——广汽集团和斯特兰蒂斯集团决定将广汽菲克广州工厂产线转移。根据规划,广州工厂的主要生产设备将于2021年内转移至长沙工厂。2022年3月,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将完成注销。

但从上述消息人士所透露的情况来看,原本计划于2021年完成的广州工厂搬迁工作直到目前仍未完成。对于何时能够完成搬迁工作并全面复工?广汽菲克方面仅对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表示:“长沙工厂目前确实尚未复工。”但并未给出完成搬迁和全面复工的时间表。

据了解,广汽菲克成立于2010年3月。2017年,广汽菲克实现年度销量22.2万辆,这也是公司成立以来的巅峰时刻。但在2018年,广汽菲克的销量出现了快速下滑并爆发了大量经销商抗议广汽菲克压库存的事件。有经销商当时对媒体表示:“其实20万的销量大部分都压在了经销商的库存里。”

经历了经销商维权事件后,广汽菲克的销量进一步下滑。2018年至2021年,广汽菲克的年销量分别为12.5万辆、7.3万辆、4万辆和2万辆。和2017年的巅峰相比,广汽菲克的销量已经损失超过九成。2022年前五个月,广汽菲克的销量仅有1861辆,同比下滑幅度高达83%。

销量大幅滑坡也造成了广汽菲克的产能大量闲置。广汽集团财报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广汽菲克的设计年产能一直维持在32.8万辆/年,而在这三年中,广汽菲克的产能利用率分别只有38%、20%和11%。虽然广汽集团在2021年财报中并未披露产能利用率情况,但根据广汽菲克2021年销量2万辆可知,其当年产能利用率仅为6%。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广汽菲克广州工厂的产能被转移至长沙。广汽集团曾表示,此举有利于大幅提升长沙工厂产能利用率,并进一步降低企业运维成本。与此同时,斯特兰蒂斯集团也推出了全新的One Jeep战略,以求稳住广汽菲克在中国市场的发展。

02 持续输血,业绩巨亏

2021年9月,广汽菲克总裁穆安泽(Ashwani Muppasani)在成都车展期间公布了全新“One Jeep”战略,该战略旨在把Jeep品牌进口车和国产车融为一体,以一个统一的形象面对中国消费者。此外,广汽菲克还将加快产品迭代的速度,以求更好的满足中国消费者的需求。

为了给广汽菲克“One Jeep”战略保驾护航,广汽集团和斯特兰蒂斯集团共同为广汽菲克砸下了大笔资金。

2021年7月,广汽集团审议通过《关于向广汽菲克增资及委贷的议案》。根据该议案,广汽集团和斯特兰蒂斯集团为支持广汽菲克实施后续振兴计划,同意按持股比例向广汽菲克各自增资15亿元人民币,合计30亿元。此外,广汽集团还将为广汽菲克提供一笔为期一年的2.5亿元贷款。

而在2020年8月,广汽集团与当时的菲克集团宣布,双方将对广汽菲克共同注资10亿元人民币。

虽然广汽菲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从股东双方处获得了42.5亿元的资金支持。但从前文所述的市场表现来看,不论是全新的“One Jeep”战略,还是股东双方的巨额“输血”,都没能让广汽菲克触底反弹。

在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广汽菲克目前的情况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对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表示:“广汽菲克的边缘化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以前菲克集团的竞争力不够强。而且在Jeep品牌之前,广汽菲克的轿车产品、菲亚特品牌和克莱斯勒品牌已经先后退出了中国市场。再加上管理体系的问题,导致了广汽菲克目前的困境。”

对于未来将会如何进一步支持广汽菲克,特别是“One Jeep”战略的下一步发展,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致电斯特兰蒂斯集团和广汽集团。其中,斯特兰蒂斯集团表示:“目前没有可以提供的信息”;广汽集团则表示:“目前股东双方仍在继续协商有关广汽菲克经营改善的方案,推进相关工作,并将适时依法依规进行披露。”

有分析指出,当前广汽菲克的首要任务是优化产品结构,从而打开市场。但在崔东树看来,解决股比问题或许对广汽菲克来说更为迫切。“对于广汽菲克来说,要先进一步优化组织架构。股比是极其重要的,因为它直接关系到企业的控制权,只有广汽菲克的组织结构合理了,企业才会有竞争力。”

恰恰是在股比问题上,斯特兰蒂斯集团和广汽集团的博弈正在上演

03 战火未熄的股比纷争

2022年1月,斯特兰蒂斯集团宣布,计划将其在广汽菲克的持股比例从50%提高到75%,广汽集团已同意交易的相关手续,但该计划仍需监管部门批准。

对于斯特兰蒂斯集团的声明,广汽集团表示尚未签署广汽菲克股权调整的正式协议,“广汽集团从斯特兰蒂斯官方网站获悉其关于广汽菲克股权调整事宜的发布。此发布行为未经我方认可,广汽集团对此深表遗憾。”

今年2月,斯特兰蒂斯集团CEO唐唯实对外宣称已就增持广汽菲克事宜签署协议,斯特兰蒂斯集团将成为广汽菲克多数股东。

根据广汽集团2021年财报,广汽菲克的资产和负债总额分别为86.8亿元和86.7亿元,也就是说公司已经接近资不抵债。但从斯特兰蒂斯集团和广汽集团的表态来看,两家集团均不打算在股权问题上作出妥协。

对于目前的股比磋商情况,财经汽车分别致电了斯特兰蒂斯集团和广汽集团,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广汽集团的回复,而斯特兰蒂斯集团依旧表示目前没有可以提供的信息。

有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广汽菲克市场表现不佳,公司资产也接近资不抵债,但股东双方都不会轻易放弃手中的股权,特别是对于广汽集团来说,广汽菲克或许并不仅仅是一家合资公司那么简单,其背后可能还有广汽集团与此前菲克集团更广泛的合作,特别是在广汽自主品牌建设上的合作。

2008年,广汽集团与当时的菲亚特集团谈判合资组建时,广汽集团还从菲亚特集团手中购买了阿尔法·罗密欧166技术平台。此后,作为广汽集团重点打造的自主品牌,广汽传祺的首款轿车GA5便出自阿尔法·罗密欧166技术平台。

此后的一年,在菲亚特集团工作了29年的意大利人Marco Mario Gilardi来到广汽研究院,至今仍然是广汽研究院首席技术官,有媒体甚至称他为广州实现汽车自主梦的“外脑”。

2014年,在广汽菲亚特的广州工厂奠基仪式上,广汽集团总经理曾庆洪表示:“未来该工厂将和广汽乘用车(即广汽传祺)共享包括设施、物流、零部件配套、研发等在内的多项资源。”

2015年,广汽传祺GS5所采用的7速G-DCT手自一体变速箱,依旧是广汽传祺与欧洲知名企业菲亚特共同研发打造。

由此可见,广汽集团在打造广汽传祺的过程中不仅仅借鉴了日系车企的资源,更是依托于菲克集团的技术输入,让广汽传祺在起步阶段表现亮眼。2011年,广汽传祺年销量只有1.7万辆,到了2017年已经突破50万辆。

虽然随着广汽集团自主研发能力的不断强化,广汽集团对菲克及此后的斯特兰蒂斯集团的技术依赖有所减轻。两家公司之间是否还有研发领域的广泛合作,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分别致电两家公司,但双方均未对此作出回应。

不难看出,技术上的合作将成为广汽菲克股比谈判中的一个干扰因素。“如果广汽集团与斯特兰蒂斯之间依然有技术合作,那么这也许会对股比的磋商造成影响,这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崔东树如是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汽车”,作者:郭怀毅 李阳,编辑:赵成。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