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

当一家游戏公司去非洲做支付宝

作者: 来源:2022-05-27 17:37:49

游戏公司的二次创业。

这个月,美国一个同性交友应用Grindr准备通过SPAC方式上市,估值21亿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42亿,这与17日昆仑万维175亿的市值相差无几。可惜两年前,昆仑万维用42亿人民币把Grindr卖出去了。

对于昆仑万维,难以用一两句话来概括它的业务。有投资者用万字深文分析这家公司,最后说这是他遇到的最分裂、最难分析的公司。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昆仑万维在二级市场的表现非常差,作为一家互联网平台公司,上市7年,股票价格涨了不到两倍,市盈率12不到,这一切都与亮眼的财务数据相去甚远。

为什么大家会对这家公司敬而远之?昆仑万维真的埋有雷?

01 博爱的名字

雷军说,创业公司名字起的好很重要,小米就是拼音的英文不好念,在国际化道路上比较吃亏。相比之下,昆仑万维这个名字就很好的把中国与现代元素结合了起来,有一种宏大的神秘感。

而且就像这个包罗万象的名字一样,初看这个名字,没人能猜到它的业务是什么,而且昆仑万维也没让谁失望过,即使你看了它的财报,也很难对这家公司形成一个整体的印象。

昆仑万维财报写到,截至2021年底,昆仑万维的业务已覆盖了包括社交、娱乐、元宇宙、信息分发、搜索及游戏等在内的多个领域。

具体来看,搜索引擎Opera,兼有元宇宙、游戏开发与游戏平台的功能;音乐起步的娱乐平台StarMaker,除了K歌、语音房、直播、游戏等娱乐场景,还能满足基于地域、喜好的交友需求。

相比之下,移动游戏平台Ark Games闲徕互娱就好理解的多了,一个是游戏的研发、运营及海内外游戏的代理,另一个是做麻将、斗地主等棋牌类游戏的休闲娱乐平台。

2021年,昆仑万维实现收入48.5亿,增长4.75%。(这里有个小疑问,在2020年的业绩报告里,2020年的营收是27.4亿,在2021年的业绩报告里,2020年的营收变成了46.3亿。按照27.4亿算,2021年不就增长77%了?)

(2020年业绩报告截图) 

(2021年业绩报告截图)

其中,社交娱乐、广告、搜索、游戏等分别贡献了43.70%、20.17%、16.22%、16.04%的营收。按照昆仑万维的说法,收入结构相比5年前更为均衡。

5年前,也就是2016年。当年财报显示,昆仑万维有4个业务板块,昆仑游戏和闲徕互娱为核心的移动游戏平台、1Mobile和Brothersoft为核心的海外软件商店平台、Opera新闻信息流为核心的社交媒体、以及同性交友社区Grindr。那年,移动游戏平台中的昆仑游戏收入19.56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80.66%。

确实,昆仑万维更加均衡了,不过从中也看到一些其它的变化。

相比5年前,如今昆仑万维的业务已经是另一番模样,有些产品已经不见了,还存在的也已经有了新的发展方向——比如搜索引擎Opera开始了元宇宙。

在昆仑万维的财报里,它说,这是为了业务多元化。不过,说到多元化,就让人想起那些互联网巨头。一般来说,只有一个业务达到行业天花板很难增长后,多元化才会衍生出来——主业砸钱支撑新业务,快速在新领域生根发芽。

但是昆仑万维所介入的领域,不管是游戏、娱乐、社交业务,还是最为出名的搜索引擎Opera,都很难在行业内排的上号。从近五年的营收可以看到,昆仑万维收入最高的2021年,所有业务加起来48亿,在每个行业分到的蛋糕很少。

究竟是什么支撑它的“多元化”?

02 投资反哺型公司?

看昆仑万维的财报,经常会看到一些神奇的事情,比如2020年,营业收入是27.4亿(下降25.7%),而净利润差不多50亿(增长2.9倍),扣非净利润是21亿(增长63%)。

(各项数据按照年报数据照抄   注意2021年与2020年营收)

一家公司能做到净利润碾压收入,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与收入两头奔跑,估计世界上很难找到第二家了。这就不得不提到昆仑万维在互联网之外的第二个属性:投资公司。

2020年昆仑万维作价42亿出售了Grindr,在当年的财报里,投资收益确认为29亿,并入业务四“科技股权投资”一项中,这项投资属性的业务当年确认收益33.6亿。

不过来到2021年,“科技股权投资”业务造成净利润减少15.7亿。这年,昆仑万维投资了肿瘤靶向药物研发公司科赛睿生物、免疫疾病领域创新药龙头企业创响生物等,此外还参与投资了多家医疗领域的公司——如果不知道,还以为昆仑万维是准备做医疗了。

类似的事情发生在昆仑万维刚刚上市后,不过,在这之前还需要简单说下昆仑万维起家的业务:游戏。

昆仑万维成立于2008年,一开始是一家做页游的公司,为了避开国内的游戏大厂,从2009年就大力拓展海外市场——从公布财报的2013年开始到2021年,不管业务怎么变化,境外营收一直占据昆仑万维总营收7成。

除了页游外,后来昆仑万维也做过端游,2011年布局手游,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爆发,昆仑万维也成功突围。2015年昆仑万维收入17.9亿,手游(移动网络游戏)占比82%,这年昆仑万维在深圳创业板上市,打通二级市场后,昆仑万维开启了一个不同的时代。

上市一年后,投资界有了昆仑万维创始人、总经理、董事长周亚辉的传说,这一年周亚辉投出了5家独角兽,包括趣分期、映客、达达等,这些公司要么获得新融资,要么巨头参股,估值翻番,周亚辉投资收益暴涨,获得了“独角兽挖掘机”“养兽人”的称号。

不仅在国内,这个许多投资术语都是现学的投资人还在海外市场参与投资与收购,包括投资海外短视频平台 Musical.ly——后来被字节收购,并入Tik Tok——收购挪威老牌浏览器公司 Opera、音频社交平台Star Group(主打产品StarMaker)、同性社交平台 Grindr。

正如财报所示,这些收购业务都并入了昆仑万维的财务报表中,并贡献了营收的主要部分,而昆仑万维原来的主业“昆仑游戏”慢慢消失在被购业务中去。

作为一家游戏公司,为什么昆仑万维上市后不在游戏研发上做投入呢?

在昆仑万维的游戏还是主业的2013年到2015年,其游戏业务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游戏代理,最高的时候占据近9成,自研游戏的比例不足。而游戏代理在业内毛利率不高,此外那三年,昆仑万维的毛利率从72%降到了61%。

(2016年公司债券(第一期)信用评级分析报告 截图)

所以,昆仑万维需要在主业之外寻找新的业务,支撑自己未来的发展。

03 假想敌:头条还是支付宝?

周亚辉个人的假想敌,一个是王兴,另一个就是张一鸣,两个都是流量玩得很明白的新一代互联网企业家。不过要在国内挑战这两个人有点难,所以周亚辉2018年辞任昆仑万维总经理,去了其控制的公司Opera。

如今,Opera孵化出了Opera News(欧朋新闻),在非洲占领统治地位,还在北美衍生了Apex News。目前Opera News已经有了2亿的用户规模,正积极向欧洲扩张,如今它已被媒体称为海外版“今日头条”。

只不过这个“今日头条”,不好赚钱。

当然,新闻只是Opera孵化出来的业务之一,如今Opera在金融支付上也取得不俗的成绩。

2018年,也就是在周亚辉辞任昆仑万维总经理、Opera纳斯达克上市之际,Opera孵化了另外一个金融科技独角兽OPay。周亚辉对这个业务尤其看中。

2020年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周亚辉辞去昆仑万维董事长职务,要全职投入到Opay CEO的角色中。

目前Opay在非洲、东南亚、拉丁美洲这些发展中国家发展迅猛,已经是非洲最大的移动支付公司之一,未来致力于打造非洲最大的电商和支付平台。

是的,Opay是要做非洲的支付宝。

而且就像所有的金融科技公司一样,随着Opay支付的普及,也衍生了小额借贷产品,如尼日利亚的OPay,印度CashBean,肯尼亚的 OPesa。按照Opera的说法,最高年利率为 24%,不过做空机构 Hindenburg Research调查后发现实际年利率达到365%(尼日利亚)。

(数据来源:Hindenburg Research)

此外,Opera还是全球第一家内置区块链钱包的浏览器,在去年6月,欧朋公司又与区块链金融平台Celo宣布将在其加密钱包中集成Celo原生资产、稳定币Celo Dollar(cUSD)及Celo Euro(cEUR)。

作为曾经的全球第三大浏览器,Opera如今承担重任,除了上面提到的新闻、金融支付,还有社交、游戏、元宇宙,等等,这是昆仑万维的“Opera+”战略。

也许上市之初,昆仑万维还是一家游戏公司,不过上市之后以及未来都不可能是一家纯游戏公司。正像财报所示,多元化、收入结构均衡是其关键词。

参考来源: 

1.虎嗅:“独角兽挖掘机”周亚辉前传:昆仑万维是怎么起家的 

2.差评:在中国人人喊打的现金贷,跑去赚非洲人的钱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伯虎财经”(ID:bohuFN),作者:李下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