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

那儿,是我的乐园

作者: 来源:2022-06-07 14:43:26

山风温柔无语,带着无可言说的芬芳穿过来、穿过去,山樱的红,枫叶的橙,茶花的白,随山风迎面来,有一座老宅,红瓦白墙,饱经风霜,在山风中被温柔唤起。那儿,是家乡的模...

山风温柔无语,带着无可言说的芬芳穿过来、穿过去,山樱的红,枫叶的橙,茶花的白,随山风迎面来,有一座老宅,红瓦白墙,饱经风霜,在山风中被温柔唤起。那儿,是家乡的模样;那儿,也是我乐园的模样。

“奶奶,奶奶!我们去后院吧!扁豆花开了!”我扯住了奶奶的袖子,摇啊摇。奶奶转过身,包裹住我的手,摩挲着,笑道:“好啊,囡囡想看奶奶就陪着。”

那年,扁豆花开。时光里,它不紧不慢的迈着小碎步,藤蔓一点一点牵出来,叶子一片一片的冒出来。花开,一串一串。紫的,镶着白色的花边,爬上院墙,这道无高处可攀,微昂小脸蛋,对着清风朗日。每一小朵,都像一个浅浅的笑,好看极了。

我拉着奶奶坐到一隅的竹椅上,伸手折下一朵半开的羞涩的笑着的扁豆花,别在奶奶耳边,我拍起手,嚷嚷着:“奶奶好看!奶奶最好看了!”奶奶不说话,只是抬手碰了碰扁豆花,又摸了摸我的头,似小孩子般的笑着。

那天傍晚的夕阳竟然是如此之美,紫红中有一种温柔震慑了我的心,饱满而圆润则有一种张力,橘子黄的光晕环绕着整座老宅,洒在我们身上,与太阳、鸟儿、扁豆花相逢的我们坐在日光下,似是亘古不变。那是我记忆中的乐园,是我深爱的乐园,那人,也是我最爱的人。

奶奶牵着我回到屋里,去厨房里端出一个小碟子,一块块热腾腾的番薯糕呈现在我的眼前,番薯糕两面全黄,内部松软,还盖着一层刚从锅中捞出来的“薄衣”,在灯光的照耀下省省发光,看得我心痒不已。迫不及待的抓起一块往嘴里塞,被烫了也全不在乎,奶奶笑骂:“夭鬼!”

入夜了。奶奶背着手,对我神秘地道,“囡囡,奶奶带你去个地方。”这瞬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连忙跟上奶奶。没想到,奶奶把我带到了前院的柳树旁,一张小巧的吊床挂在柳树坚韧柔软的身子上,我欣喜的跳上去,左右摆着自己的专属吊床,不亦乐乎,累了就静静的躺着,听风轻轻唱,看柳轻轻舞。

奶奶坐过来,挠了挠我的脸,我捉住了,央求她给我讲故事,奶奶点点我的鼻子,问:“囡囡想听什么?奶奶给你讲你小时候的故事吧。你小时候啊.....

秋夜里,月亮的光格外有辉煌的光明,小院里到处弥漫的清气,萤火虫成群飞过,仿佛是月光所掉落出来的精灵,柳条间微渗的光,星星点点的露在了我的身上,祖孙二人的笑声经久不止,回荡在庭院间,那儿,是我乐园最美的模样。那人,也是我放在心尖儿上的人。

离别来的如此之快,那一天,饿哦躺在吊床上,奶奶摘了一枚扁豆花来,告诉我:“囡囡就要去大城市了,要记得多给奶奶拨电话,到了那边,少跟同学吵架,有了烦恼也可以和奶奶说......”“不,我不走!我不要离开这!”我大声叫着却抵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奶奶安慰我:“别哭,你看啊,这座老宅会和我一起陪着你。”我坐上了离别的车,盯着老宅和那个人,似乎是将这一幕列在心里。

就像天鹅有一个家乡,它的远途旅行只是偶然的栖息,它总会飞回来。时隔多年我重返故乡,却早已物是人非,老宅似乎还是那个模样,那人却住进了一个遥远的、如梦的、不可知的仙境里。恍然间,我好想听见了当年的欢声笑语。

青山高远,山雾如云,林间飞鸟一点,老村炊烟数行。老宅坐在梦月里,奶奶站在庭院中,在一起,成了我永恒的乐园。

“我有所念地,隔在远远乡。”

作者:东莞市东华高级中学113班  叶子瑜

图片1.png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