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

叮咚买菜上市:残缺的种子开不出灿烂的花

作者: 来源:2021-07-22 14:58:56

“从此刻开始,忘记股价,做时间的朋友。”2021年6月29日,作为创始人的梁昌霖在叮咚买菜上市敲钟的现场,如是说。

图片

“从此刻开始,忘记股价,做时间的朋友。”2021年6月29日,作为创始人的梁昌霖在叮咚买菜上市敲钟的现场,如是说。

可是让二级市场的股民忘记股价,做时间的朋友,可能吗?叮咚买菜(NYSE:DDL)纽交所挂牌交易之后,过山车式的股价着实让美国股民傻了眼。

上市首日一度跌破发行价,终盘勉强收在23.52美元;次日却暴涨63%,甚至盘中涨幅一度迫近100%,飙升至46美元,并两次触发熔断。

但接下来,叮咚买菜的股价并没有在投资者的惊呼中持续上涨,而是急转直下,12个交易日收出9条阴线。股价持续探底并再度击穿23.5美元发行价。截至7月14日收盘,仍运行于发行价之下。

图片

| 图片来源:雅虎财经

和股价表现一样跌宕的,还有叮咚买菜的上市进程。上市前一日,叮咚买菜将融资额从3.57亿美元下调至9065万美元,剧减近7成。

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梁昌霖一直是一个坚定的“种子论者”,他认为今天的企业是在一个外部环境剧烈变化的情况下,用户需求在变化,竞争环境在变化,所以一定要向外生长,但是你的内心一定要坚定,扎根一定要深,才能往外长。

他希望叮咚买菜要像种子一样,内心坚定,向外而生。但叮咚买菜这颗种子,真的能开出灿烂的花?


烧钱砸规模还能玩下去?


在面对媒体采访时,梁昌霖坦然表示,“该赚钱还是该扩大规模?我觉得还是要先服务更多的人。离开规模谈各种盈利,我觉得这都不是互联网时代人们的商业逻辑。”

这种烧钱砸规模的模式,真的能被如今的市场接受吗?

7月9日,以共享衣橱概念起家的女装月租平台衣二三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将于2021年8月15日关闭服务,停服通知称停止运营的原因为“业务调整”。企查查数据显示,衣二三至今共有6次融资记录,金额合计达数亿美元,背后的投资机构包括阿里巴巴、软银中国资本、IDG资本、红杉资本、真格基金等众多知名机构。

即便有强力资本加持,如果一直不能形成真正盈利的商业模式,“找钱”只会越来越困难,衣二三的结局,像是对叮咚买菜的谏言。

叮咚买菜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2121年Q1叮咚买菜总营收分别为人民币38.8亿元、人民币113.36亿元、人民币38.02亿元;净亏损分别达到了人民币18.73亿元和⼈⺠币 31.77亿元、人民币13.85亿元;GMV为人民币47.097亿元、人民币130.322亿元、人民币43.035亿元。

图片

| 图片来源:叮咚买菜招股书

仅2021年前三个月,叮咚买菜就亏损了人民币13.85亿元(2.114 亿美元),是2020年同期人民币2.45亿元的近6倍,净亏损率也从9.4%上升至36.4%。

亏损不止的叮咚买菜,一直依靠着资本输血,玩着“烧钱”游戏。在此次IPO之前,叮咚买菜已经完成从天使轮到D轮共10轮融资。2021年4月6日和5月12日的D轮、D+轮,两轮融资金额合计高达10.3亿美元。可上市,叮咚买菜只融到了不到1亿美元。

针对融资金融锐减,梁昌霖在上市活动中也做出了回应,他表示,上市目的并不是圈钱,二级市场要融多少钱对公司而言很灵活。“如果市场特别好,价格、价值可以挂钩的话,叮咚买菜多融一些;市场不是很好,价格低于应有的价值那就少融一些。”

靠资本输血续命的叮咚买菜,有资格说“上市不为了圈钱”吗?不管梁昌霖话说的有多漂亮,企业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盈利”。

在亏损的情况下,持续烧钱看不到尽头,迟迟没有可盈利的商业模式,一旦融资环境恶化,资本输血链断掉,叮咚买菜靠烧钱带来的流量与规模都难以为继。事实上,靠上市直接融资的这点钱,也只够叮咚买菜再烧个把月时间了。


下一个瑞幸?


瑞幸在美股上市的时候,有人调侃瑞幸是“拿着美国人的钱让中国人喝便宜咖啡”,叮咚买菜上市不为了圈钱,那只能是要“拿着美国人的钱让中国人吃便宜生鲜”,是拿美国人的钱验证中国的商业模式,是下一个“国货之光”。

叮咚买菜是国内生鲜电商中“前置仓模式”的代表,前置仓一般设置在社区周边3公里内,将生鲜、快消品直接存储其中,由骑手负责最后一公里配送到消费者家中,消费者下单后快速送达。而选择这种模式,也是叮咚买菜不能盈利的根本原因。

根据平安证券研究所的相关报告,前置仓目前无法盈利的关键在于毛利无法覆盖配送费用。在配送费上的投入,是刚性投入,这是前置仓模式本身决定的,叮咚买菜主打“0元起送,29分钟送达”,强调的也是起送价低和配送快。

从招股书中也可以看到,叮咚买菜的履约费用中最后一公里配送费用占比最高。2021年Q1,叮咚买菜客单价61.7元,单均毛利10.3元(单均收入54.5元,毛利率19%),履约费用21.3元(其中配送费12.7元,配送费用率23%),单均运营亏损19.1元。

图片

| 图片来源:平安证券研究所研究报告《从叮咚买菜和每日优鲜看前置仓电商的未来》

除了刚性的配送费,前置仓模式为了保证“即时性”,还需要建立能够覆盖整个城市的前置仓网络,直白点说就是叮咚买菜需要不断建前置仓,才能实现“29分钟送达”的承诺,但目前的前置仓多以自建为主,属于重资产,投入十分高。

公开数据显示,在北京设立一个前置仓的日常成本约为5万元,并且在一线城市中,日常成本5万元也只能在外环地区建立前置仓,三环内的价格则更高。在地价高的地区,每个前置仓的日常成本甚至能达到8万元以上。

盒马总裁侯毅曾公开表示,前置仓就是伪命题。他认为,前置仓存在三个问题:客单价上不去、损耗率下不来、毛利率不保证。而梁昌霖却坚定的认为,前置仓模式是可以盈利的,他认为之所以有人认为前置仓是伪命题,不具备盈利能力,主要是对前置仓的模型有误解。

在面对媒体关于是否在华东地区实现盈利,梁昌霖表示,“我们在上海想盈利的话,其实已经可以盈利了,我们在盈亏平衡点上。但我们在控制,一是毛利率还不能太高,二是营销费用,我们也保持着一定的比例,其实也可以降一降,这也不影响我们的大盘。”

但从招股书来看,叮咚买菜整体盈利,似乎尚早。而梁昌霖坚信,“自来水哲学”是叮咚的使命,即“让美好的食材像自来水一样,触手可得,普惠万众。”

普惠第一步,就从薅美国投资者羊毛开始,但“韭菜之光”瑞幸,影响的可是所有中国企业的形象,重挫的也是投资者对于中概股的信心。

叮咚买菜,真的准备好做下一个瑞幸了吗?


“专注”的寻找“第二曲线”?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时,梁昌霖表示:关于第二增长曲线,我们是这样想这个事情,中国人叫“守正出奇”,“奇”就是多出来一点点;“正”,就是自己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好。

如果自己没有做好怎么找第二、第三曲线?“出奇”,就是以开放心态面对各种各样的机会,我都愿意尝试。一定是第一曲线做得很好才会有第二曲线,而不是因为第一曲线没有干好才去寻找第二曲线。

2020年开始,专注的叮咚买菜开始“出奇”。2020年1月,叮咚买菜在上海区域测试To B业务,为餐厅等B端商户提供生鲜供应服务;2020年7月,叮咚买菜连续推出多个自有品牌,今年以来更是推出了“拳击虾”、“超荔志”两个自有品牌。

开始“大步前进”的背后,是叮咚买菜的焦虑。也是2020年开始,美团、拼多多、滴滴等互联网公司大举进入社区团购领域,腾讯、京东等巨头公司也投资了相关社区团购平台,竞争对手队伍日渐庞大,行业环境越来越复杂,不能前进,就要出局。

只是对于现阶段的叮咚买菜来说,在第一曲线还未盈利的情况下,盲目寻找第二甚至第三曲线,不仅在短期内难以看到太大的回报,还会分散自身精力。

或许对于梁昌霖来说,这是前置仓后“指数思维”的又一次落地。他认为,难的事情和对的事情,往往是同一件事情,“指数思维”就是做难的事情,坚持下去,会成为时间的朋友。

“种子论”“自来水哲学”“指数思维”“上市不为了圈钱”……梁昌霖实在是一个太会说漂亮话的人,可残缺的种子开不出灿烂的花,很多事情在叮咚买菜还是种子那一天就决定了,没有自我造血能力,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