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

大牌涨价,务实的年轻人转战二手奢侈品

作者: 来源:2021-11-09 10:22:40

随着Z世代成为驱动奢侈品消费市场增长的新动力,“性价比更高”的二手奢侈品迎来春天。

随着Z世代成为驱动奢侈品消费市场增长的新动力,“性价比更高”的二手奢侈品迎来春天。

疫情之下,国际一线奢侈品牌纷纷逆市涨价,涨幅和调价频率更胜以往。日前,国际奢侈品牌Chanel再次上调手袋价格。其经典款2.55中号口盖包2019年5月售价为38100元,历经5轮涨价,今年11月的官网最新价格已升至62700元,两年半涨幅超过65%。

相比新品,二手奢侈品平台上的商品往往以大幅低于专柜的价格出售,其中不乏全新的热门款式。对于追逐潮流又务实的年轻人来说,以低价买入,用几次再卖掉也并不会亏多少钱,却能带来不断“换新”的快乐。

头豹《2021年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概览》,超过半数的二手奢侈品消费者为年龄在30岁以下的Y世代或Z世代,过半消费者的购买原因是相比新品价格更低。

二手奢侈品的魅力不仅限于价格。一些专柜难以买到的限量款,或是鲜见于市场的中古款,只有在二手奢侈品市场才能够见到。因此,也有不少年轻人视此为“乐趣”。

随着近年可持续消费理念深入人心,消费者对二手商品的接受程度大大提升。2020年,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规模达173亿元,增速达47.9%。

相关数据显示,5年之内,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中国近十年的奢侈品存量约为四万亿人民币,若以发达国家二手奢侈品20%至30%的市场渗透率估算,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未来可达万亿规模

1、奢侈品也开始讲性价比

从事时尚行业的马琦,去年意外“入坑”了二手奢侈品。

当时,她的朋友花9000元,从香港购买了一款LV经典款中古包。经过仔细对比观察,马琦发现这款95成新的包,除了底边边油部分有轻微使用痕迹,和自己在店内买的没什么区别。鉴于这款包本身产量不高,马琦认为能以这个价钱买到“非常划算”。

马琦身边的很多95后同事都会购买二手奢侈品自用,相比老一辈,他们心态开放,也更加务实。以二手包袋为例,他们不太在意“谁曾经用过”,也不愿像老一辈人那样“攒钱买大件,一用一辈子”。对他们来说,二手奢侈品是“高性价比”的理性选择,当自己不喜欢时,还可以再卖掉换新。

头豹《2021年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概览》显示,超过半数的二手奢侈品消费者为年龄在30岁以下的Y世代或Z世代,过半消费者的购买原因是价格比新品低

马琦此前就热衷于购买奢侈品,拥有超过40个手袋。去年以来,她又入手了5款二手手袋,都是Chanel、LV、Gucci等国际一线品牌的经典款。其中一款Chanel手袋,市面价27000元,而她在二奢平台只花了14000元就收入囊中。“几乎是半价,到手发现包也挺好的,何乐而不为呢?”她说。

马琦正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人生阶段,女儿就读国际幼儿园,日常开销很大。这时,有限的资金如何分配,就成了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我会考虑是不是还要保持以前那种买奢侈品的状态,这部分资金投入是不是还有必要。”

除了购买二奢,马琦也在考虑将一些闲置手袋放到二手平台寄卖,通过“变现回血”的方式,将闲置品换成现金,购买其他自己更用得上的商品。

“一些闲置手袋我可以卖给有需要的人。对我来说,既为家里腾出了空间,也能再拿这笔钱去买些其他我爱的包。” 马琦将这视为一种“常买常新”的可持续生活方式。

对于不少消费者来说,二奢商品不仅是消耗品,还因其“奢侈品”的属性,具有一定投资价值。

《2021年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概览》显示,超过7成消费者在购买二手奢侈品时,更加偏爱一线品牌经典款。在他们眼中,这类奢侈品除了自用,还能保值,更具收藏价值。

以马琦半个多月前购入的一款Gucci 1955二手手袋为例,当时的买入价为6000元。短短两周,同款手袋在二手市场的价格已涨至7000多元。“肖战代言了Gucci以后,很多地方都买不到这款包,这时候在二手奢侈品市场上就可以炒一把。”

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红布林发布的《2021上半年二手奢侈品消费榜》显示,转卖一条香奈儿双C项链能让一名消费者净赚超过3.7万元,转卖一只爱马仕铂金包能让一名消费者净赚超过2.5万元,转卖爱马仕凯莉包也能让消费者净赚1万元以上。

这样的收益,甚至比年轻人炒股理财还要可观。

2、入驻天猫后,日本中古店被“买空”

受日本中古文化影响,二手奢侈品逐渐被中国消费者所接受。在潮人和明星带动下,成为经典又时髦的流行符号。

2015年起,二手奢侈品市场开始在中国萌芽,红布林、只二、胖虎、妃鱼、包大师、心上等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纷纷成立。

疫情之后,二手奢侈品行业显著升温。2016年,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规模仅有58.5亿元,2020年相关市场规模已达173亿元,同比增长47.9%。

《2021中国奢华品报告》显示,疫情以来,12%的内地受访者和21%的香港地区受访者倾向于购买更多的二手奢侈品。在内地受访者中,20%的Z世代消费者表现出了对二手奢侈品的兴趣。

包大师创始人纳兰正秀说,二手奢侈品市场近年稳健成长,去年疫情影响下,国外旅行受限,而国内专柜款式和数量有限,一些消费者便转投二手市场,二奢电商平台迎来春天。

据公开报道,去年红布林GMV、用户量实现了5倍以上的增长;胖虎的商品流通量超15万件,GMV超10亿元;只二的交易额增长了3倍,客单价提升250%;包大师GMV则首次突破20亿元 。

二手奢侈品货源直接来源于一手奢侈品消费。近十年,中国奢侈品存量约为4万亿人民币。相关数据显示,5年之内,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但相较其他发达国家,中国一手奢侈品向二手奢侈品转化率低,仅为不到5%。若以发达国家二手奢侈品20%至30%的市场渗透率估算,未来中国相关市场规模可达万亿级别。

头豹《2021年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概览》指出,目前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但预计未来3至5年或将迎来发展高峰期。

庞大的潜力市场,推动二手奢侈品行业成为近年颇受关注的新投资风口。仅2021年前9个月,二手电商企业就至少进行了6次融资 ,超过2019年及2020年全年融资数量。

7月,二手奢侈品平台值耀获5500万人民币战略融资;6月,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胖虎科技完成5000万美元C轮融资,二手奢侈品直播渠道品牌妃鱼完成近3000万美元B轮融资;5月,二手奢侈品交易服务商只二完成数千万美元C轮融资,奢侈品交易服务平台包大师完成共计亿元左右的B轮及B+轮融资,爆爆奢完成一亿元A+轮融资。

传统奢侈品公司也无法忽视二手市场的加速崛起。

天眼查APP显示,今年7月,Gucci关联公司古驰(中国)贸易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经营范围新增“二手日用百货的零售”等项目。

早在今年3月,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就已着手布局二手奢侈品市场,与美国老虎环球基金共同向二手奢侈品平台Vestiaire Collective投资1.78亿欧元。

英国奢侈品电商Farfetch的奢侈品转售服务Second Life,在去年实现了业绩527%的大幅增长。其中,中国是二手商品交易额最高的国家,中国大陆占Farfetch全球二手商品交易总额的17%。

多家日本知名中古店也在今年瞄准中国市场,于618购物节前夕入驻天猫国际旗舰店。其中,既有日本最大二手奢侈品电商RECLO ,也有有着近30年历史的日本中古店BRAND OFF。

天猫国际数据显示,今年 618期间,超过220万消费者通过线上逛海外中古店,带动了二手奢侈品消费增长。

RECLO于天猫国际开设的海外旗舰店,在6月中的成交额就已突破600万。另一家日本中古店BRAND OFF,线下存货被热情涌入的天猫国际消费者一扫而空。其位于东京银座的线下店内,甚至不得不摆出“本柜台商品已被天猫618全部预定”的提示牌。

3、逛二奢市场,最怕买到假货

二手奢侈品市场的火爆,无法掩盖消费者对买到假货的担忧。

今年8月,浙江电视台《1818黄金眼》节目,报道过一起消费者经某知名二奢电商平台买到假包的新闻。消费者王女士在平台下单了一款香奈儿二手手袋,收货时发现既没有正品该有的“镭射标”,也没有平台承诺出具的鉴定证书,因而怀疑买到了仿品。

伴随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兴起,类似的质疑从未停息。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二手奢侈品销售及直播平台的投诉超过2000条。其中,一些消费者反馈将购买的二手奢侈品拿去专柜和专业检验机构验货时,发现是假货。还有一些消费者反映货品与描述不符,存在“缺胳膊少腿”或有未说明的磨损、污渍等情况。

广州年轻白领白兰,曾通过某二奢平台从日本购买了一套Chanel中古项链和耳环,一共花费4000多元。但收货时,她发现包装简陋,货品仅被放在一个小塑料袋里。“本来觉得性价比挺高,但打开快递的瞬间突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买到了假货,觉得有点不值。”

而现在每月都会购买二手奢侈品的马琦则表示,自己从来不敢在销售二手奢侈品的直播间下单,因为“怕买到假货”。

《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20》显示,2017年起,通过奢侈品服务平台“优奢易拍”鉴定的商品中,正品率不到4成,而这一比例还在逐年下降。截至2019年,综合正品率为33.6%,相比三年前下降4%。

纳兰正秀说,二手奢侈品行业近年正经历一轮高速发展,但与此同时,仍有不少“痛点”有待打通。就中国市场而言,一方面供应链端从业者小而散,难以整合,导致二手奢侈品在流通中面临客源和货源的双向难题。另一方面,市场上二手奢侈品质量良莠不齐,不仅存在假货,还在成色分级方面缺乏统一的验货标准,影响了行业规范有序发展。

华丽智库以二手奢侈品为主题的问卷调查显示,多达72.3%的消费者“担心买到假货”,这也成为影响他们购买二手奢侈品的主要原因。

假货问题,成为二手奢侈品平台必须要攻破的痛点。

对此,包大师的做法是更有效整合供应链,通过推出不同产品线路,定向解决各类问题。例如,包大师C to B的运营模式,将用户出售闲置物品的需求与国内数千家大中小型B端店铺链接,打通货源和客源渠道。而旗下“奢联”主要服务B端商户,管理货源。此外,包大师还与上海自贸区合作,运营管理着中国首个奢侈品法定鉴定实验室,推动奢侈品鉴定向行业标准化方向发展。

纳兰正秀认为,中国奢侈品市场正处于上升期,未来增长空间广阔。包大师从二手奢侈品养护起家,业务范围逐步覆盖新品交易、二手回收、鉴定估值等,积累了丰富的行业资源和客户,而其长期目标,是打造属于本土的高端消费品牌。目前,包大师所属集团迈宝国际与江苏常熟政府合作,打造长三角新国货品牌文化创新中心,迈出了推进自有高端品牌建设的第一步。

“我们对西方奢侈品的流行趋势、售卖方式都很熟悉,但我们更了解中国消费者。用东方语系呈现东方题材的高端品牌故事,我们会有更有优势。希望平台累积的丰富经验和渠道优势,能够成为未来助力我们自己高端品牌增长的基石。” 纳兰正秀说。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