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

大厂健身房,互联网公司“反内卷”的避风港?

作者: 来源:2022-04-14 10:49:37

也许在外界看来,“企业健身房”是一种无人问津的办公服务配套,但却已被国内互联网大厂“卷”到极致。


腾讯总部300米室内环形跑道、唯品会19.8米高攀岩墙、京东总部一应俱全的舞台室台球室理疗室,屡屡刷新外界的认知。


与此同时,从乔山、泰诺健、力健等器械商,再到乐刻、思麦森等服务商,多家健身公司早有成熟产品线覆盖企健领域,并展开业务角逐。


而企业健身房对于互联网大厂员工,也不只限于“器械室”,某种意义上已成为他们职场中重要的“避风港”。


大厂里,可见的机会和收入,不可见的压力和忙碌,每个人都在生活和工作中寻求平衡。健身,就成为了一个出口。或因“互联网大厂”这一称号,企业健身房在现实之上多披了一层魔幻主义色彩。


对大多数人而言,仅能在短视频APP中窥见的大厂健身房,表面和普通商健别无二致,却因置身光环之下、围墙之内,不免令人心生好奇。


“企业的免费健身房,水平很一般吧?”“996加班压力那么大,健身房有人去吗?”“企业福利设施是不是做给外面看的摆设?”……带着诸多猜测和疑问,我们和这个“小圈子”里的人们聊了聊,听他们如何谈论工作、训练和生活。


他们中,有混迹大厂的健身教练,辗转于不同身份和状态的学员间,摸索厂内生存的生意经; 有普普通通的健身小白,乐此不疲游历在大厂内外的纷繁,由着性子“到此一游”;有爱好者中的佼佼者,积极应对和KPI的关系,冲击自己的PR(个人纪录); 有早早走红的大V达人,来到此处切换舞台和角色,活成“别人眼中的他”。


以下就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大厂健身教练的难与易


李强不是那种“张扬”的教练:五官清秀、体态匀称,无论交流言谈还是体型相貌,毫不咄咄逼人。甚至,还带有一丝“佛系”。


“我们不推销课程,这是和外面(商健)最大的区别。因为没必要。”李强工作的健身房位于某大厂之中,连接食堂和办公楼,员工饭点去食堂的必经之路,地理位置极佳。每年大厂流动性带来的年轻员工,成为健身房天然的“流量池”。


流动性也是一把“双刃剑”,每当有学员转岗到其它驻地或离职,转课与销课就成了教练们的“噩梦”。李强最头疼的事,莫过于学员辞职,意味着这个课时费多半再也赚不到了。随之而来的,内网上公开的转课信息,对教练的评价tips,都是教练生意的“紧箍咒”。


上月底,曾有媒体从某大厂财报得出结论,人均年薪高达84.7万人民币。“除了北上广CBD,上哪找那么多爽气的客户,课时费低一些就低一些吧”。虽然不缺高知高收入人群,但学员课时费徘徊在250-300元左右,且再也提不上去,被视作外包健身房为中标大厂在采购议价上的妥协。


没有约课的时候,李强会在园区里闲逛一下,在人少的楼梯间刷刷手机,或在吸烟区和相熟的男学员抽上一根。“女生比男生更注重身材管理,上课的人不少,也更容易坚持和续课。她们(对教练言行)要求高,不喜欢烟味,我只有没课的时候才敢(抽)。”


日复一日的工作也会因突发事件变得忙碌起来。自打爆出互联网员工运动猝死后,健身房的各项安全提示和人员要求也更严格。多个训练区域都在醒目处立了安全提示牌,员工活动组织CPR急救互助培训,健身教练们也加大了巡场力度和运动者关怀。


“那些穿着牛仔裤,偏肥胖的人群是我们的重点关注对象”,久坐人群外加超重,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成倍上升,万一有家族史和代谢类疾病,风险不可小觑。“最容易出事的就是第一次来就在跑步机上死里跑的人。觉得自己还年轻呗。”


在这里工作一年多,李强总结了自己的“生意经”:“每年体检开始后,买课的人会多”,对健康的警觉创造了有效驱动力。


他还说,那些上课时电话会议多的人,不能逼太紧,多半是事多、带团队的中层,强度太大以后就不来上课了。“还有那种每天来晃一下(的人),时刻捧着个手机的,扎堆聊天不停的,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尽早放弃。”


“你看,她就是那种我卖不动课的”,他眼神指向单车上缓慢骑行刷着手机的女生小B。据说她上过一堂体验课后没买课,会时不时来一次健身房。“每次来第一件事去上称,然后找个没人的器械对着镜子拍照。(她)就是来打卡的。”


小B的打卡不仅局限在健身房,运动可能只为丰富她朋友圈素材的场景。在她的微信朋友圈里,频现与公司高层合影、参加各类员工活动、视频号吐露大厂入职经历,无不在证明着她在大厂的生活很“美好”。本质上,和实习生上小红书晒大厂工牌的举动没什么两样。


“员工运动时间太集中,每天就忙工作日晚上那几个小时。空的时候太多,有时候会去想,是不是得去外面看看。”


大厂的“围城”,之于健身教练们而言,如出一辙。

                       

拒绝焦虑和内卷的精神家园


阿坚是公司健身房独来独往的常客。入职一年半以来,他一直坚持园区健身。


“都说大厂‘卷’,其实大厂健身房更‘卷’” 他说,刚入职那会儿,头几天不好意思去健身房,怕身边加班的同事有看法;但憋到第四天,实在忍不住,第一次踏进健身房,直接傻眼——下午6点的室内,近50台跑步机、椭圆机、划船机、单车有氧器械,全满。


“这些人不是996吗?怎么有那么多时间运动?”站在跑步机后排队等待时,阿坚开始怀疑人生——身前的小哥还在挥汗如雨,运动时间显示已超过90分钟。“我用了最快速度下楼,才6点20分不到,他已经跑了个半马。”阿坚笑着说。


入职之前,阿坚做好了奋斗互联网的准备,十余年的职场经历使他早已不是个菜鸟,但大厂“螺丝钉”般的分工运作模式多少令他出乎意料,没有传说中的超额工作负荷,同样的,也没有预期的足够成就感。


阿坚说,健身给了自己多一个“在这里坚持”的理由,每天都需要从训练中找到“进步的感觉”。为了这种感觉的延迟满足,他在训练之余还自考了ACE认证。该证书在他公司的爱好者中很常见,周围遍布全国各路精英和学霸,“考试”对他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来12点半和6点半的公司健身房看看。这个时段是真正的强手如林,人多到下脚都困难。”


斌哥就是诸多高手中的一位。但凡没有紧急任务,他会背着一个大运动包准点出现在力量区。


他那包里常年备着一双红黑安踏深蹲鞋、若干绑带,数条不同材质和尺寸的健美腰带。要在“猛男群”中找到他,凭那条显眼的深棕色SBD力量举腰带寻去,准没错。


斌哥为人沉稳大方,经常鼓励身边人适时冲一下重量,不仅提供人肉保护,还会主动外借这根腰带。因为训练时间有限,他更追求偏力量举的高效用锻炼模式,主攻深蹲、硬拉,实力推。


每回他站上深蹲架,周围都有人驻足围观,看他以150kg杠铃深蹲做日常训练,在全蹲到底时停顿一下。这2秒,旁边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安静,跟着屏气。


“我最近特别开心,跟着这套俄罗斯深蹲计划练了几个月,负重PR进步超快”,斌哥打开手机里的Excel自动公式表格给旁人介绍。


身为一名标准“程序猿”,用办公软件纪录配重,是他“技术”的一面;而组歇统计时长和组数时,手机屏保上女儿的大头照则透露了他为人父的“温柔”一面。9点半下班回家,通勤单程1小时左右,进门时女儿早就入睡了。


4年多来,他早已习惯了高强度的大厂模式,但也不停在自我校正和平衡。


面对每天十余个小时屏幕键盘前的端坐,傍晚的训练就是他休息调整的方式。这个时间段,他很少回复工作软件的消息,更专注在训练本身。


“等下食堂吃完饭就上去了,这个点大家也都在吃晚饭。” 训练投入,工作不耽误,几乎是这里高手们的基本素养。

                           

出没大厂的红人大V


身为高手中的高手,子谦是真正的公司“红人”。回头率超高的体型、粉丝量50万+微博大V账号,以及“互联网民工”的自诩,都让他在人群中平添了几份瞩目。


他最近一次上热度,是在短腿小萝卜B站视频栏目中的出现,站在IFBB Pro边上,维度丝毫不输萝卜。正是这期视频,让超过60万观众能一睹互联网大厂健身房的真正模样。


透过镜头,午休时人头济济的综合训练区,身材姣好的小姐姐,魁梧健硕的健身教练,清一色的Lifefitness力健有氧和无氧器械,都让这家光环和谣言傍身的顶级大厂接了几分地气。


评论区甚至还有年轻人因此种了草,“想去大厂体验一下”的想法不在少数。


上一回站在健体赛场,还要追溯到2017年,子谦被分在了“死亡之组”,同台的是后来的大Pro小萝卜和郑少忠。然而,赛场生涯并不是他的全部,互联网资深运营、赛车手多重身份、电商知识分享作者,共同构成了生活中更为立体和鲜活的他。


照他自己说,走上训练之路始于一个和朋友去海边的约定,却没想到一练就是8年,还活成了“网红”。


网红身份并没有改变他的重心,主业依旧聚焦在大厂运营的本职,他也严格恪守着自己的底线。


如今他每天依旧在微博更新,大多是训练和饮食打卡的视频和照片,对于健身大V变现常见的代言带货和付费授课,他采取决断的态度:一不会代言自己不吃的东西,二不会教授自己不练的动作。


他说,自己发训练和饮食的内容,只是想让更多人知道如何好好吃饭,一日三餐,均衡饮食。


训练水平卓越如他,对待小白和高手都是一视同仁。他时常会礼貌地向人问上一句,“帅哥,你这个史密斯架用完能不能叫我一下,多谢”。


园区新开的健身房缺少器械,他自费购入近十款各类绳索、握把和炮筒,置于健身房内公共使用,公开发帖,广而告之。他还经常开玩笑多次重申,“最难练的动作就是器械归位”,没有半点说教的架子。


身在大厂,不能免俗地会被问及“互联网35岁瓶颈”的话题,子谦应对的方式和他训练时一样坦然。他说,35岁不是职场的障碍,怠惰和傲慢才是。


后记


无关大厂小厂,墙里墙外,人人都在渴望发现生活和事业的平衡点——平衡收益、平衡追求、平衡时间、平衡身份。健身,也许不是生活的目的地,但至少在企业健身房这个“反内卷”避风港,有人拥有这样一处停泊的岸边,在人群之中找到了自我。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