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

破局协同办公,飞书凭什么?

作者: 来源:2020-12-31 16:42:22

2016年,西贝餐饮190家门店的管理层率先用上了钉钉,门店之间沟通用钉钉打免费电话,管理层的文件审批也通过钉钉实现无纸化,员工用钉钉打卡上班,在钉盘里就可以找...

2016年,西贝餐饮190家门店的管理层率先用上了钉钉,门店之间沟通用钉钉打免费电话,管理层的文件审批也通过钉钉实现无纸化,员工用钉钉打卡上班,在钉盘里就可以找到操作手册和培训文件等。

2020年初,西贝又用上了企业微信,门店经理用企业微信拓展私域流量,把门店跟客户在线上连接起来,为顾客线上送餐和提供食材订购服务。后来不少餐饮企业都通过企业微信群来获客,定期在群里发布优惠活动。

2020年7月,粉红经济第一股蓝城兄弟在美国上市。蓝城兄弟在海外8个国家都有办公区,不同地区的员工在飞书里远程协同办公。用飞书文档给彼此分享内容,实时在线碰撞想法,实现不同国家地区的协作效率提升。

三个场景下,三种不同的企业在线办公工具发挥效力。如果说钉钉优势在于管理,企业微信的壁垒在于连接,那么飞书展现的特质在于协同上的效率,它们在各自的优势领域提升并优化办公效率。

三者的竞争让移动办公市场的竞逐升温,这是一个相得益彰的市场态势。作为企业在线办公软件,共同承载的责任都是,延伸工作场景,打破了传统办公环境的思维定势,也开阔了视野和思维。

2020年是它们的关键之年,开年的疫情提速了企业市场里的线上办公产品发展,钉钉、飞书和企业微信都顺势而为,爆发增长。

根据行业数据显示,2020年1月24日到2月22日一个月的时间,综合办公类APP的DAU比2019年同期(2019年2月4日-3月5日)同比增长98.19%,而视频会议同比暴增1465.04%。

阿里旗下的钉钉用户突破3亿,开启云钉一体化进程;腾讯旗下的企业微信依赖于打通微信,服务用户总数4个亿,活跃用户数超1.3亿;字节跳动旗下的飞书起步虽晚,却更懂协作,主打“飞书,让一部分团队先飞起来”,以创新者的姿态牵手小米、物美等。

纵观它们崛起的本质,都是对未来工作环境的再思考。飞书这位后起之秀的闯入,让格局呈三国鼎立的态势,新的命题也随之出现,未来的工作环境如何重构?在赋予企业用户更高效的工作方法的同时,如何享受工作秩序和规则下的快感?

更关键的是,每一个个体都无法逃离变化和不确定性带来的冲击,因为这本就是一个创新化生存的年代。

杀手锏并不唯一

依赖于阿里系商务能力,2015年上线的钉钉在企业移动办公市场中取得了先发优势。

集中优势服务中小企业客户,打动企业管理层获得支持,让钉钉在此后两年多迅速积累了1亿用户,而先发优势更加明显,达到2亿用户只用了一年半,达到3亿用户只用了不足一年。

与此同时,阿里系强管理和高效执行的企业文化,也让钉钉的血液里流淌着“从上至下”的文化基因,在外部使用者眼里,其一些强提醒的功能具有“强迫感”。

尤其在疫情期间,钉钉成为诸多中小学生上网课的入口,但抵触情绪导致中小学生用户在手机应用市场里“一星围攻”钉钉,这无疑验证了钉钉在在线教育市场的渗透力,也引发了对钉钉产品本身的诸多争议。

2020年钉钉创始人陈航调离之后,新任职务一直没有对外公布。而钉钉未来的发展,毫无悬念是要与阿里云融合实现“云钉一体”战略。

相比于钉钉的先发优势,企业微信在2016年上线之后一直不温不火,其更像是一个协助管理工具,在微信的大树底下好乘凉。

直到2019年通过与个人微信打通,企业微信才成为深挖私域流量的利器,主打连接,“人即服务”成为企业微信的最大亮点。C端个人微信的巨大流量导向B端企业微信,对客户获取、沉淀、管理、运营依赖的零售行业公司来说,企业微信可以一键直达客户。

微信体系下的的社交关系,是企业微信的最大杀手锏,但相比钉钉和飞书给出企业内部一站式解决方案,腾讯体系下的企业微信、腾讯文档、腾讯会议等产品隶属于各自的B端业务线,也就造成了互联网办公场景切换和分散的问题。

在2020年年末的企业微信大会上,教育、政务领域和中小企业的合作是企业微信最大的发力点。企业微信提供的12亿数字化扶持基金,这跟钉钉当年提供10亿的生态发展基金如出一辙,都是要巩固护城河。

在B端行业细分特性越来越明显的当下,教育和政务领域,未来显然是钉钉和企业微信竞相追逐的高地。

前有钉钉和企业微信,2019年飞书这位后起之秀才对外开放。此前数年间,伴随字节跳动的崛起和发展,飞书已经有了内部近十万人的使用基础,加之从而得来的产品成熟度和精细度,这赋予了其天然的光环。

当然,进入一个并非蓝海的市场,一定要有自己的杀手锏。秉承字节跳动的文化基因和工作方法论,飞书获得第三方客户企业的评价是:更懂协作办公,产品细节取胜。

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

比如在飞书里,信息左侧陈列、只显示第一条信息的头像等诸多细节的优化,让群聊更高效也更降噪,相比其他平台也更加简洁。这一系列优化背后,是飞书站在用户角度洞悉既有办公产品协作的痛点。

蓝城兄弟创始人耿乐曾说,企业规模超过两百人规模之后 ,就需要考虑更有效的内部协作工具了。蓝城兄弟此前因为全球各地区人员增加,就在内部出现了协同不及时、重复沟通的问题。

变化在使用飞书之后,群聊让企业内部信息透明化加速,同时也是一种鼓励层级组织结构变成“网状化”的方式。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认为,网状结构显然能让信息更有效地在组织内传递,让工作沟通和协作更快落地。

除此之外,不论是用OKR对齐企业发展内部的各个目标,让新员工更容易上手融入集体,还是飞书文档围绕 IM 体系构建协作沟通机制,让员工沉浸在文档中直接进行交流,各种个性化场景的底层构建,让更高效的信息在协作中创造价值。

飞书产品针对沟通、日程管理、文档协作等工作流程中的效率提升,也渗透着其内部全球化协作的理念,“Context, not Control”,这也让飞书格外适用于追求创新化生存的企业组织。

“飞书的产品体验挺好的,做了很多功能应用。钉钉和企业微信都是做生态,自己不做应用。”腾讯的一位产品经理对「蓝洞商业」表示。

协同下的快感

“过去二三十年,整个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我们在工作中最重要的工具以及使用它的方式基本没有什么改变。”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在2020年11月18日飞书首秀发布会上讲到,这是当年创立飞书的初心。

最初几年,试用过市面上几款在线办公工具后,谢欣团队发现三大问题:一是生产力工具缺乏变革,二是工具往往用来管控人而非激发人,三是大部分B端产品用户体验差。

飞书想要做的,除了解决问题,还有创造未来。起家于信息产品的字节跳动,最擅长围绕人和信息思考产品,飞书也不例外。他们发现了下一个爆点是“知识的涌现”,而这必须是自发产生的。

这样的思考,最终体现在产品上。在最新发布的版本中,飞书在底层打通 IM、日历、文档、邮件、视频会议等基础应用,用开放平台衔接业务应用,并在流程体验上做到无缝集成。最受关注的是,飞书文档App作为一款独立应用正式单独对外发布。

“飞书里最爽的功能是哪个?”

“飞书云文档,因为让信息在组织内的流转变得高效。”这是物联网科技公司G7员工对飞书的使用感受,“即使你不打开文档,你也可以在消息窗口中看到提示,了解文档的最新动态,这种同步沟通可以极大提升协同效率。”两个月之后,这位员工手机端飞书的使用时间超过了微信。

在「蓝洞商业」的采访中,一位字节跳动的产品经理也曾分享过使用飞书文档的经历,他用飞书文档写工作博客,链接挂在签名文档里,字节跳动的同事可以随时点开。

在他看来,写工作博客不仅让思考更清晰有条理,也让他的想法被传播出去,同事可以在线给他的文章评论反馈。在1100多名同事看过博客后,很快就有不相识的同事找他交流,碰撞合作项目的潜在机会。

“飞阅会”是另外一个典型的协作场景,这个基于飞书文档的高效开会方式,是字节跳动推崇并实践的高效协同方法。

每次会议前,同事需要默读有明确主题的飞书文档,并直接在文档中评论,这样在会议中更有针对性的进行讨论,明确问题和解决方案,最后在文档中明确需要落实的具体负责人。

这背后都是飞书底层的产品理念:人被激发,从企业内部激发创造力。每个个体不再是独立工作,每个人都需要协作,协作的价值被提升到空前的高度。

“企业生产力进化到现在的阶段,意味着要为企业内部沉淀出一套系统工具。不管人来人去,这个系统都不会太敏感,每个人可以不断丰富它的能力,把所贡献的知识沉淀下来,这个系统会不断运转,当它非常健康的运转,就会越来越快。”飞书的产品经理这样阐释飞书的产品精髓。

谢欣曾以字节跳动举例,公司10万人一年时间创造了2000万篇文档。如果打印成A4纸堆叠起来,高度接近于珠穆朗玛峰。2000万篇文档,都是公司员工创造的知识和财富,也是公司的知识库。

这就是“知识涌现”的结果,信息的创造、传播、消费和反馈都进入快速运转的轨道。随之而来的则是,组织能力的迭代与进化。

OKR管理理念,受到中国各大互联网公司追捧。在字节跳动,一线员工到CEO的OKR都是透明的。基于飞书OKR对齐的功能,员工能看到从顶级CEO的OKR往下一层一层是如何拆解的,配合部门之间的OKR是如何对齐的。

谢欣之前介绍说,“在飞书里面,点开每一个人的头像,都能看清楚他的OKR。很多时候公司业务配合是非常复杂的,有时并不熟悉一起做项目的人,也没有时间做自我介绍,只要点开看他的OKR就可以基本了解他的信息。”

就在不久前,理想CEO李想在朋友圈评价飞书,“飞书太好用了,实现了沟通、工作、认知共创,三合一的智能组织的管理和协作系统。越用越好用,大量的单机模式的工具软件都可以放弃了。所有人可以在一个世界里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升级组织、升级自己了。”

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钉钉、飞书和企业微信竟然也可以在同一家企业并行不悖。

以西贝为例,企业内部管使用钉钉,实现线上管理沟通;同时也用企业微信拓展私域流量、扩展线上用户。某大V的直播团队,用企业微信运营官方粉丝群,玩转私域流量;也会在企业内部用飞书来协同办公。

这也昭示着企业办公的本质:工具是人的延伸,特定的工具会养成人的特定视野和思维,不同工具的专业主义能对抗未来快速的变化和不确定性,这也是创新化生存的本质。

《创新化生存》一书里写道,“创新化生存,首先是唤醒个体的思考,或者是创新之心”,这与飞书强调重协作,轻管控的理念不谋而合。

“在行为心理学的视野下,人的行为习惯与特定的场域、情境存在密切的关系。一旦进入某种情境,人们能很快习惯于情境规定的新角色,并享受秩序和规则所带来的快感。”

工作情景中的快感本质是一种价值张力,它能够让人沉浸在工作学习的成长中,通过自驱和协作找到“成长的意义”。

飞书产品经理也对「蓝洞商业」表示,“贯穿在飞书背后的理想,是解放生产力,能够把个人价值最大程度的发挥,让飞书成为一个创造者使用的协作效率工具。”

“当飞书接触到越来越多样化的客户之后发现,越是追求卓越的企业,越渴求卓越的工具。”谢欣分享说,探究背后的原因,发现大家有一个共识:不仅仅是我们在选择工具,不同的工具也在塑造着不同的我们。

在办公工具这个竞技场,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的相互竞逐,作为三个工作方法和流派的代言人,三者在不同维度给出了各自不同的答案。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