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

内幕交易、行贿与刑拘,2020年违规的董事长们

作者: 来源:2021-01-05 14:13:14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面对资本市场,董事长们不再只代表自己,他们背后站着千千万万个员工和股民,其一举一动都背负着巨大责任。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面对资本市场,董事长们不再只代表自己,他们背后站着千千万万个员工和股民,其一举一动都背负着巨大责任。

今年2月,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表示,推进资本市场持续健康发展,必须敬畏市场、敬畏法治、敬畏专业、敬畏风险。

时至2020年终,今年几家公司频频董事长出事故,使得公司股价腰斩甚至退市,其中不乏牛股和今年爆火的医药板。

整理后不难发现,部分董事长出事前均有套现的动作,或许是和A股退市新规相关,未来的A股市场将面临宽进严留的局面,但面对今年难遇的大牛市市场,董事长频频套现的举动也十分耐人寻味。

以下资料由猎云网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涉嫌内幕交易的董事长们

12月21日晚间,金科文化发布公告称,获悉董事长王健因2019年11月至2020年3月期间减持公司股票涉嫌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12月30日,格力地产公告称,其董事长鲁君四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鲁君四因涉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违法行为被立案调查。其中,根据金科文化公告披露的2020年3月,这个时间点很关键。如果内幕交易行为发生在2020年3月1日前,则按老《证券法》处罚,如果内幕交易行为延续在2020年3月1日后,则按新《证券法》处罚。

新《证券法》违法成本大幅提高,罚款从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变为1倍以上10倍以下。没有违法所得的,所处罚款从三万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提升至五十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以来,金科文化董事长王健因违规减持公司股份而多次被监管关注。

2019年金科文化对无形资产、应收账款等资产进行了减值。

公司因减值巨亏27.80亿元。2020年,上半年营收同比降超30%,净利润同比几乎持平。至今一年多的时间里王建化身套现王,累计减持70次,套现超7亿元。在此期间,王健两次因违规减持收到监管警示函。

今年2月,王健在2019年8月15日至8月27日、2019年10月16日至10月21日期间,强制平仓以集中竞价方式分别减持金科文化股票1737.84万股、515.60万股,涉及金额合计约5799万元。减持行为发生在金科文化2019年半年度报告、第三季度报告披露前三十日内。

“吸取教训,杜绝问题再次发生”,但王健在此次之后又违规了。7月因王健2月28日强制平仓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金科文化股票1124.13万股,涉及金额为4823万元,上述减持行为发生在金科文化2019年业绩快报披露前十日内。深交所对王健给予通报批评处分。

和王健相同的是格力地产的鲁君四,在此一个月前,也频频出事,曾因控股公司签订《附条件远期购买协议书》,未尽职履行信披义务遭到上交所通报批评。两人频频违规,均和公司暗藏的危机相关。自从借壳上市后,格力地产一直不温不火,利润增长缓慢的同时不断寻求业务转型,但转型并没有解连年上涨的负债问题。格力地产的负债合计七连升,2013到2019年,分别为126.70亿元、151.96亿元、166.51亿元、190.18亿元、195.04亿元、214.64亿元、247.99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格力地产的负债规模扩大至283.73亿元。为了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格力地产将多元化业务聚焦在免税赛道。

2020年11月初,格力地产计划以4.3元/股的价格向珠海市国资委和城建集团发行26.55亿股并支付8亿元现金,共计作价122.15亿元收购珠海免税100%股权。免税品行业在我国属于特许经营行业,牌照稀缺珍贵。中国国内目前有8张珍贵的免税牌照,初入免税赛道的格力地产与行业龙头相比存在差距,如何避免和其他免税巨头竞争,在免税行业分得一杯羹,对于在免税行业涉足尚浅的格力地产而言,仍有挑战。事实上,这并不是格力地产初次尝试消费领域,格力地产此前虽然在消费领域有过经验,但其在消费领域重点布局的公司却出现净利润连年为负的情况。

鼎元有机生态农产品是由格力地产的非全资子公司珠海鼎元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经营,该公司的净利润连年为负。

该公司于2014年成立。2015—2019年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70.75万元、—471.97万元、—228.23万元、—228.23万元、—162.58万元。虽然业绩亏损,但自从格力地产搭上免税概念后,股价一路飙升扶摇直上,2个月的时间公司股价涨幅达到341%。在收购免税集团时,曾被问询是否涉内幕交易。

此外,早在今年6月3日,格力地产还因对免税集团122.15亿元的高溢价收购收到上交所问询函,问询函内容包括要求公司自查前期提交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是否完整、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情况。不过格力地产方面在6月18日的回复函中表示,不存在公开或泄漏相关信息的情形,亦不存在利用本次重组的内幕信息进行内幕交易或操纵市场的情形。王健一年间多次减持套现,也和金科文化暗藏的危机相关。2019年金科文化净利润同比下降406.01%,亏损27.64亿。根据公告显示,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是收入下滑和商誉减值。金科文化的汤姆猫系列IP不再是个摇钱树,反而逐渐边缘化。

到了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6.21亿元,同比下降3.16%。第三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1.58亿元,同比下降16.99%,扣非净利润为1.05亿元,同比下降42.85%。值得一提的是,前几年频频高溢价收购使得金科文化,形成了高达63.77亿元的商誉,但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金科文化还有商誉36.50亿元。

“携手”退出的董事长们

2020年最惨A股当千山药机莫属。

千山药机收到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祥华家属、财务总监周大连家属及子公司湖南乐福地医药包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华山家属的通知,刘祥华、周大连、刘华山因涉嫌违规披露重要信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长沙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和千山药机“携手”退出A股的是盛运环保。

2020年8月18号,深交所发布关于对安徽盛运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给予通报批评处分的决定:对安徽盛运环保徽盛运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对安徽盛运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玉斌、时任总经理赵晓阳、财务总监杨宝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二者皆为各赛道中的明星企业,千山药机于2011年登陆A股,随后在2015年,正式涉足慢病管理。

伴随近几年的火爆概念,千山药机对检测基因芯片、可穿戴设备及APP产品等进行开发,市值曾达到280亿元。

盛运环保公司股价从2012年一路上扬,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股价翻了近6倍,一度成为垃圾焚烧行业的龙头。2015年营收和净利润达到上市以来的最高峰,股价于当年6月15日最高涨至16.41元/股。由此看来,两家公司本应该继续在A股市场大战拳脚的。

但好景不长,从业绩层面看,千山药机连年巨亏。2017年亏损3.24亿元,2018年巨亏24.66亿元,2019年亏7.85亿元,今年一季度再亏1.7亿元。刘祥华曾喊出打造千亿市值大健康公司的口号,如今被禁入市场。根据决定书中显示,千山药机2015年-2017年的造假违规手段。证监会查明,千山药机2015年通过违规确认销售收入、虚构客户销售回款、虚减坏账准备、虚增利润等方式,导致2015年度利润虚增逾7950万元。2016年通过虚减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虚增利润、虚增销售收入、虚增在建工程等方式进行虚假记载。

2017年,公司实际控制人刘祥华及其胞弟刘华山通过关联方实际违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余额10.12亿元,公司未按规定对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履行临时报告义务。千山药机虚假记载的前一年,2015年盛运环保步入了盲目扩张跑马圈地,围绕垃圾发电项目,盛运环保在2016年初定向增发募集了18.32亿元,长期借款从7亿元增加至2018年年末的10亿元。截止2019年三季度,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103.89%。目前盛运环保公司股票于2020年7月14日进入退市整理期,截至2020年8月24日已满30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已结束。

千山药机在9月15号上演A股告别演出,29个一字跌停之后,不涨不跌以0.19元收官,总市值仅剩下6867万元,历史罕见。

“绯闻”缠身的董事长们

12月14日下午,金力泰发布公告称,12月13日收到海南自贸区大禾实业有限公司的股东刘少林家属提供的《拘留通知书》,刘少林因其个人涉嫌合同诈骗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11月20日晚,三峡新材公布《关于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被刑事拘留的公告》。

公告显示,2020年11月20日,三峡新材收到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许锡忠家属的通知,许锡忠因其个人涉嫌骗取贷款罪,被广东省普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但金力泰的“绯闻”远不止这一件。前段时间刘少林曾一度大手笔抛售金力泰。金力泰此前公布,2020年12月10日,公司收到海南大禾的通知,其于2020年12月9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2050.00万股。

据公开资料显示,金力泰2020年8月14日完成2020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首次授予股份登记上市事宜,公司总股本由4.70亿股增加至4.89亿股。考虑上述持股比例被动稀释因素,海南大禾持股比例由20%减少至15.04%,减少比例4.96%,超过1%。

若按照当天公司15元/股的开盘价估算,套现金额约3.08亿元。刘少林套现的举动十分值得寻味,金力泰股价今年以来表现较为强势,从2月份最低时的不足5元,一路飙升至11月中旬的将近25元,最大涨幅近400%,成为今年创业板的大牛股之一,今年内股价累计上涨114.29%。资料显示,金力泰于2011年5月上市,主营业务为汽车涂料和工业涂料。今年以来金力泰股价从2月份的不足5元,一路飙涨至11月中旬的近25元。但在股价不断上升的过程中,金力泰曾频频在互动平台曝出消息,牵涉到芯片、军工、疫苗、特斯拉等市场热门概念。

进而使得金力泰被扣上蹭热点的印象,但蹭热点只有面子没有里子。2020年12月10日,公司收到海南大禾的通知,其于2020年12月9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2050.00万股。今年8月,金力泰发布公告,公司持股10%的股东柯桥领英,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0%,即4703.4万股。随后第三大股东吴国政也提出了清仓减持4.54%股份的计划。

实控人被刑拘、部分股份被冻结、交易所接连祭出关注函、二三股东接连减持。但是资本再此上演魔幻的一幕,该股的股价却连续上涨,自12月21日以来,已经上涨近3成,12月28日再度上涨5.93%,每股报15.89元。骗取贷款罪的背后,今年许锡忠涉及多起融资相关的纠纷。9月23日,三峡新材披露《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及主要股东涉及诉讼的进展公告》,该公告显示,三峡新材大股东与华龙证券存在股东质押式股份回购纠纷。

华龙证券起诉三峡新材称,2017年3月13日,华龙证券与许锡忠签订《华龙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回购交易业务协议》,约定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的初始交易金额为14亿元,交易股份数量为1.33亿股。后根据二级市场变化,2017年5月2日融资方补充质押了553.03万股股票。2017年11月6日,融资方支付了500万元保证金;2017年11月30日,融资方归还本金3500万元,2019年9月10日,归还本金3010.28万元,但仍未归还剩余本金及利息。华龙证券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许锡忠偿还本金13.34亿元并支付相关利息。

此外,许锡忠还于2020年中被上交所通报批评,上交所指出的原因为三峡新材,未按已披露的股份回购方案实施回购,实际执行情况与披露的回购计划存在较大差异,经过延期后仍未完成回购计划,影响投资者合理预期。值得关注的是,天眼查显示,许锡忠涉及两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诉讼案件。

2019年12月13日,法院出具《赣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江西朝盛矿业有限公司(许锡忠持股53.75%)、许锡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判决要求江西朝盛矿业有限公司偿还原告借款本金1000万元并支付利息,许锡忠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020年7月20日,法院出具《海通恒信国际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与当阳市国中安投资有限公司、海南宗宣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要求冻结许锡忠等人合计4.22亿元或等值其他财产及权益。

汇纳科技董事长张宏俊,涉行贿被拘

有的董事长忙着减持,有的董事长忙着补充质押,汇纳科技董事长张宏俊属于后者。据汇纳科技12月22日晚间公告显示,公司于12月21日收到家属通知,汇纳科技董事长张宏俊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在此之前,汇纳科技12月25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宏俊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1410万股补充质押给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35.66%。截至本公告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宏俊累计质押股数约为3067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77.57%。

另一方面,汇纳科技自2017年上市,一直保持着良好的营收,今年八月股价下降迎来上市后首亏。股价的下跌,似乎早在财报中便埋下了伏笔。进入了2020年后,汇纳科技一直难掩营收困境,第一季度营收4216万,同比下降了1.57%、第二季度8923万,同比下降18.27%、第三季度1.46亿,同比下降了25.58%。其中净利润更是在第一季度同比下降了-211.18%、第二季度-145.88%、第三季度-133.98%。

亏损原因和疫情不无关系。汇纳科技更耐人寻味的是,除了大股东股份被质押,二股东也在进行清仓式减持。今年9月1日,汇纳科技公告显示,第二大股东上海祥禾泓安计划在6个月内减持所持有的全部股份,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72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5.99%。

海利生物,董事长张海明取保候审

和金科文化同样业绩不佳且董事长多次减持的,还有海利生物。

11月18日,海利生物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张海明收到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出具的《取保候审决定书》,因涉及上海市静安区正在侦查的某公司非法经营案,根据相关规定,决定对其取保候审,起始期限为2020年11月19日。在此之前,张海明刚刚完成了减持动作。

海利生物11月初披露,11月3日收到豪园创投发来的减持告知函,豪园创投于5月25日-11月2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公司股份1931.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996%,减持价格为15.66元/股-32.88元/股。截至2020年11月2日,豪园创投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本次减持计划实施完毕后,豪园创投持有公司股份2.58亿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40.12%。

天眼查显示,豪园创投实控人为张海明。

海利生物作为上海高新技术企业,近年来业绩却长期处于下滑态势。对于业绩下滑,公司方面表示主要由于公司报告期内受行业周期波动及非洲猪瘟影响导致销售收入减少。

今年海利生物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29.99%。值得关注的是,在公司整体业绩低迷的情况下,海利生物的子公司也并未交出满意的成绩单。据财报信息显示,2019年其子公司除捷门生物盈利0.44亿元外,杨凌金海、药明海德和牧海生物分别亏损8569.06万元、494.43万元和205.27万元,其中子公司冉裕科技已于今年1月注销。

董事长出事故后虽给公司股价带来极大震荡,但具体还是要根据公司业绩而定的,例如金力泰在面对,实控人被刑拘、部分股份被冻结、交易所接连祭出关注函、二三股东接连减持种种现象时,股价仍一路高歌猛进。

可无论如何都将以此为戒,今年高管频频出事故也为新进入市场的人敲响警钟。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