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

豪赌无人配送,大规模筹资,美团还有多少仗要打?

作者: 来源:2021-05-07 11:40:57

近日,北京人社局副处长体验做外卖小哥、结果累瘫在马路牙子上的新闻登上了热搜。处长“太委屈”的感慨激发了群众对骑手群体的关注,也把美团推上了新一轮风口浪尖

1.监管重击,融资求变

近日,北京人社局副处长体验做外卖小哥、结果累瘫在马路牙子上的新闻登上了热搜。处长“太委屈”的感慨激发了群众对骑手群体的关注,也把美团推上了新一轮风口浪尖。

“琥珀消研社”看到,美团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

4月26日港股刚收盘不久,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放出了一则大消息给市场提神: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近期风波不断的美团,就此成为了继阿里之后第二家撞上“反垄断”高墙的巨头。

事实上,美团栽得也算有迹可循。本月13日,市场监管总局就叫互联网企业们开了个会,而且是喊上税务总局一起开,会上定性最重依旧是美团被多次起诉的“二选一”。


有意思的是,总局给了一个月整改期限,美团第二天也老老实实发了《依法合规经营承诺》,然后两周不到还是被立案调查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总局这次着实下了狠手:20号美团才刚开始在金融市场上融资,这个时间点出手,可谓效果最大化。

但反过来想,近期风声鹤唳的美团想必深知,随着反垄断的深入,公司所面临的竞争环境只会越来越严酷。此时大规模融资,也是美团作为行业先行者在做一些新的布局。

美团意在何为又胜算几何?此次融资动作可以为投资者提供线索,值得深究。

4月20日美团发布公告,将通过配股和发债筹资近100亿美元,用于科技创新,加大在无人车、无人机配送等领域前沿技术的投入。这一数额创造了港交所增发历史之最,也是美团IPO以来首次大规模再融资。

要知道从2018年上市以来,美团也不是没经历过亏损,却很少配售和发债。即使在去年底市场增发融资的高潮期,也没让市场预期的融资靴子落地。

据最新财报,截至2020年12月底,美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结余分别为171亿元和440亿元人民币,可以说现金流状况尚可。但此番补充弹药,美团有着深一层的考量。

图表统计:同花顺

“琥珀消研社”想说的是,竞争环境的变化制约着美团狂奔,外围竞争者也不断提醒着美团守卫护城河。基本盘外卖、餐饮方面,饿了么借新规频频起诉,就在4月14日,美团被判决向饿了么赔偿35.2万元;到店及酒旅业务上,携程警惕性十足、近期还打响了补贴战,飞猪背靠阿里,不温不火但紧跟第一梯队;本地生活领域,字节跳动等巨头强势杀入、增长迅猛,分走了美团很大一杯羹。

这种情况下,被多方围攻的美团将新业务——美团优选推到了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但这新业务是用钱堆出来的,把公司拖到了陷入亏损,因此美团需要更多资金储备来应对一场硬仗。

再融资的这笔钱对美团是什么概念?2020年美团收入1147.95亿元,也就是说此次募集的资金占了美团年收入过半,也是净利润31.2亿的20多倍。

国际投行野村证券报告称,为了支持社区团购等新业务,美团筹集的100亿美元资金将使公司手头现金高于拼多多和京东。再融资后美团将拥有180亿美元的净现金,而拼多多为170亿美元,阿里516亿美元,京东157亿美元。总体评估,野村仍维持对美团买入评级。

2.战略所需,美团豪赌无人配送

在美团创始人王兴的饭否账号上,“投资”一词的频率,甚至要高于“美团”。

美团优选是个“高投入、高收入、高亏损”的三高业务,目前为止,美团一直在烧钱在投资,并且把主打的点放在了速度上这也正是前面那100亿美元用处所在——布局无人配送。

对美团而言这是一笔早晚都要花出去的钱。首先,外卖业务基本已成定局的情况下,美团到了必须配套新业务的时候。为了找到自己的差异化打法,美团去年第四季度重金布局社区团购——美团买菜、美团优选、美团闪购,导致该季度利润净亏损22.4亿元。

来源:招商证券

“琥珀消研社”看到,在这里面,原本是美团买菜承担着第二增长曲线的任务,美团优选立项后却迅速成为了第一优先级。虽然两个都是买菜,但美团买菜只能辐射城市用户,而美团优选能打下沉市场。这部分消费群体在家做饭多,对美团而言就意味着更多的增量——这年头谁跟增量过不去?

再者,美团到底是一家劳动密集型服务企业。截至2020年底,包括全职和兼职在内,美团共有骑手约950万名,全年外卖配送成本约487亿元。如今外卖市场体量难以再获提升,美团转向精细化运营,势必会拿这个成本大头开刀,无人配送的确是目前来看最好的方法。

打定主意以此为武器的美团,成为了在攻入社区团购领域的巨头中,现金弹药相对较少、但势头最猛的那一个。

上市三年,美团投资+经营活动现金流持续为负,2020年下半年加大新项目投入后,投资+经营活动现金流更是直接达到了-127亿。

真金白银砸下去,美团优选在全国迅速扩张,去年第四季度已进入27个省份和2000个县市,12月日均单量达到2000万,覆盖90%城市,峰值日单量3000万。然而美团财报里,新业务第四季度营业亏损达到了60亿元人民币,其中过半都来自美团优选。

算笔简单的帐,美团从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投入社区团购,第三、第四季度营业成本达到245.80亿元和284.86亿元。而本次美团新募资的100亿美金,加上账上所有现金,约181.6亿美元,约合1178.7亿人民币。

来源:美团财报

如果按照之前的速度,这次再融资的资金可以提供美团一年的成本所需。那么新业务想要扩张,就需要其他业务的长期“输血”,美团整体在接下来想要拿到漂亮的盈利数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从美团2013年底上线外卖业务,到外卖市场去年打出阶段性结果,中间经历了6年。类比之下,社区团购这场战争显然也很难短期结束,现在看似打得热闹,其实还尚在战争的早期。

美团对社区团购并没有设定收支平衡时间表,声称现阶段主要目标还是拓展用户,模式未定。但市场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此后持续扩张,美团恐怕很难支撑这样一场持久战

但它的对手们却未必。随着一众巨头入局社区团购,这个战场到处都充满了“不差钱”的味道。

3.巨头们的弹药比拼

美团优选是去年7月上线的。8月,拼多多入局;10月底,盒马加入。此外还有阿里、拼多多、滴滴、字节跳动,甚至连恒大物业、碧桂园等多家房地产都推出了自己的社区团购平台。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过去十年中,还从未有过如此多巨头共同参与同一场战役。

正如上面所说,巨头个个都是财大气粗,放眼望去哪位玩家不是动辄数百数千亿的估值、财力雄厚战绩惊人?

玩儿补贴战、地推战,上面都是高手、家家舍得砸钱。但什么才是打赢这场战争的关键因素?

“琥珀消研社”看到,美团这100亿美元,押注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规模”——或者说订单密度。但它并不是唯一意识到这一点的公司。

在补贴大战中身经百战的公司都明白一个道理:补贴终将退潮,留存决定胜负。而退潮后如何让低价可持续,关键还在控制物流履约的成本——更准确来说,是如何搞定下沉市场的仓储配送。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后天不足的几位都在拼命补课。拼多多据称将拿出60亿美金专门用于搭建仓储物流系统,盒马的投入达到了40亿美金。美团敢做,进行了上市后最大规模的再融资。

美团此次融资得到了老股东腾讯4亿美元的支持。这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后续的技术研发和落地场景所需资金,也会增强市场对美团无人配送业务的信心。

但任何处于前期试验阶段的项目都会困难重重,无论是已知还是未知的。

首先,目前不管是美团的外卖业务还是快递行业的物流,现行的所有系统都是以运送人员为中心。要做到把主体转换到无人机或无人车上,技术更迭会面临一系列新的问题。比如机器故障如何处理?突发情况下机器如何具备应变能力?无人配送的名号下,终端是否仍需大量的人工去维护?倘若如此,无人配送岂不是名存实亡?

其次,美团虽然从去年开始在实地无人配送上已经迈开了步子,但问题也暴露地很明显:其新一代L4级别自动驾驶配送车最高时速是20km/h,相当于一辆自行车的速度,与电动车或者物流车相差甚远。想拓展到闪购、外卖等以速度为卖点的业务上,无疑需要一定的时间。

但瞬息万变的市场不会留给美团太多宽容。无人配送这一既能满足内部业务发展需求、又契合未来智能化发展趋势的赛道,后天发力的新秀们即将蜂拥而至,先天优势的老牌巨头们早已抢滩布局。

阿里旗下ET物流实验室自2015年便开始研发无人配送车,如今已在多个城市的校园与居民社区投入使用。京东于2016年研发出第一台无人机原型,无人配送车已在国内20多个城市落地,而一年之后,美团的无人配送部门才成立起来。

此般强敌环伺,战争早期就着急忙慌烧钱到巨亏的美团,是靠什么在支撑?又能支撑多久?

4.美团现金牛“输血”之路

随着外卖业务增长放缓,到店、酒旅业务成为了美团名副其实的现金牛。

“琥珀消研社”看到,2020年四季度,到店和酒旅业务板块逐渐从新冠疫情中恢复,营收恢复正增长,经营利润同比增加26%至23亿元人民币,是美团所有板块中最高的。实际上早在2020年第二季度,到店、酒旅占美团总体经营利润的份额便超过了80%。

有趣的是,美团是OTA三强中唯一在下半年恢复业绩正增长的。但让美团胜出的不是一直和携程battle的高端酒店业务,而是低端酒店市场。

疫情期间大家都没生意做。但低端酒店更容易坐吃山空,很多都死在了虚耗里。疫情后消费者对钱袋子普遍捂得更紧,低价住店的需求猛增。低端酒店提前倒了一批,反而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状态。而高端酒店相反,集体扛过疫情后供给过剩、需求不足,自然是不太景气。

这种大环境下,主打高端酒店的携程业绩“大流血”,而以低端酒店起家的美团坐收红利。

携程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美团的快速崛起。倒也没什么创新的招数,只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价格战、拼补贴。这块蛋糕美团能抢到什么程度尚不可知,但一边在新业务投入,一边又要花钱巩固到店和酒旅业务的市场,对于美团的资金状况无疑是个考验。

而且,这条“输血”线的可持续性并不能得到保证。酒旅业务上,美团一贯对垒携程的有效策略是“低收高打”,类似拼多多“农村包围城市”的逻辑。这要求美团进攻高端市场用户,主打廉价生鲜的社区团购无法为其引流,这本身是相悖的,而后者明显是美团新晋的战略重心。

这意味着美团酒旅必须在有限的流量供应下打一场更艰难的战争,持续“输血”的想象力有限。

现如今,美团下重注的社区团购正是巨头血拼的阶段。拼多多从下沉市场切入已然成功,从私域切入的腾讯电商、从直播切入的快抖电商均有风生水起之势,中国互联网估值前八名的公司,除了百度尚在局外,其他七家都已深入其中。

美团想要持续性地在美团优选+无人配送这条路上狂奔,除非短时间内能稳固基本盘、让外卖业务分担盈利压力,同时稳定“现金牛”到店和酒旅业务,持续“输血”直到新业务成长起来。

然而如今监管重压、强敌攻城、缺少弹药又后劲不足的美团,重压之下,何以破局?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