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孙正义得力助手又走一个,软银还有“接班人”吗?

作者: 来源:2022-03-04 09:08:50

在任9年的软银首席运营官(COO)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在近日宣布离职,一时间引起投资界的一片哗然 ,这意味着孙正义又少了一位左膀右臂...

在任9年的软银首席运营官(COO)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在近日宣布离职,一时间引起投资界的一片哗然 ,这意味着孙正义又少了一位左膀右臂。

据美国《财富》杂志网站报道,克劳尔离职原因是因为一场关于薪酬的纷争,克劳尔向软银提出20亿美元的薪酬方案与孙正义产生分歧。其实,克劳尔离职前已经是软银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根据《财富》的数据,其2020年的薪酬高达1700万美元。

据《纽约时报》去年12月的报道,克劳尔曾在私底下向公司内外的人透露,自己与软银达成协议将得到一笔高薪报酬。原因是他在软银任职期间做的一系列“清理”工作,包括他理顺软银对WeWork项目的投资,还有他未来可能创造的价值。

根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孙正义曾经有讨论过让克劳尔薪酬更高的可能性,却一直没能兑现,导致他们之间发生冲突。这场风波最终以克劳尔离职宣告结束。

其实这些年,离开孙正义的左膀右臂不仅有克劳尔,此前尼科什·阿罗拉、阿洛克·萨马、佐护胜纪等人都接连离开了软银。他们由于势力衰落、股东施压、业绩下滑或薪酬纠纷等问题,与孙正义分道扬镳,这也让软银逐渐陷入接班人后续无人的困扰。

如今,软银在任高管中,愿景基金CEO拉吉夫·米斯拉,软银集团总裁宫川润一和现任首席执行官的米歇尔·库姆斯等,都具备可以竞选下一任接班人的能力。不过,按孙正义最新的说法,待他真正退休还至少需要五年,五年的时间,可以改变的事情还有很多。

软银帝国就像一艘沉浮在大海中的巨大游轮,最终它将由谁接手掌舵?接手后又能否延续原定的航线?


1、软银首席运营官离职,孙正义再少一个帮手


马塞洛·克劳尔的离职,意味着孙正义又少了一位得力助手。

克劳尔在职期间,曾两次帮助软银投资的公司成功扭转困局,一是拯救Sprint,其二是带领WeWork起死回生。

2014年,在软银斥资216亿美元并购彼时美国电信第三大运营商Sprint后,克劳尔被委以重任,以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身份接手该公司。据彭博社报道,一直处于亏损困境的Sprint状况不容乐观,克劳尔上任后专注削减财务和增加客户,其任期内Sprint从失去客户到获得超过200万美元的收入,取得了历史上最好的财务成绩,也由此带动了股价快速上涨。

此后,克劳尔在推进Sprint与美国第四大电信运营商T-Mobile的合并也有贡献。此项并购历经数年,2018年推出以来就一直遭遇美国司法部抵制,转机出现在两家公司承诺合并可以扭转美国的5G网络的落后状况。

作为Sprint CEO的克劳尔与T-Mobile CEO的约翰莱格尔在会见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官员时保证,合并将有利于在美国更快的建立好5G网络。克劳尔在合并案的听证会上表示,只有Sprint和T-Mobile的合体才能真正在美国建立覆盖全国的5G网络公司。

合并协议经过多番修改,此项交易才最终于2019年被批准,T-Mobile在2020年4月以全股票的形式与Sprint达成价值260亿美元的合并。

同年,他再一次背负拯救投资项目的重担。

2019年,愿景基金出手投资的全球最大共享空间初创公司WeWork冲刺上市。软银的资金加持让WeWork一路高歌猛进,估值一度暴涨至470亿美元。然而好景不长,这些泡沫都随着公司的招股说明书在8月14日公布之后开始破灭。

当WeWork糟糕的财务状况暴露在公众面前时,投资者们对其持续不断的烧钱亏损,以及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提出了质疑。随之,创始人亚当•诺依曼的个人管理不当和不良行为也被公之于众。

一系列不利影响之下,最终不被市场认可的WeWork被迫折戟IPO。

WeWork的估值被市场修正后暴跌近2/3,彼时面临现金枯竭,内外交困的WeWork情况岌岌可危。

孙正义再次派克劳尔“出征”,他代表软银与亚当谈判,敲定以1.8亿美元的赔偿让其辞去CEO的职位。随后,克劳尔空降WeWork担任CEO,开始了WeWork复兴之路。濒临破产的WeWork获得软银新融资,经历裁员和出售业务等减负动作后,公司运营朝着正向发展。

WeWork办公室,图/WeWork官方微博

2021年10月,WeWork得偿所愿,其通过SPAC(海外借壳上市的一种方式)的形式与BowX Acquisition Corp合并后在纽交所上市,估值约为90亿美元。虽然不及估值巅峰的五分之一,但是也大幅度减少维持正常运营所需要的资金损耗。据WeWork上市后披露的第一份财报数据,2021年第三季度的净亏损较之前同比收窄18.3%,营收也较第二季度有所增长。

由于WeWork的估值腰斩,软银在2019年开始遭遇经营亏损。直至2021年软银完全掌控该公司时,软银已经累计为其消耗近200亿美元的资金。倘若没有克劳尔的应对方案,以WeWork的烧钱速度,软银或许难以支撑该公司到上市。

克劳尔曾多次为孙正义解决难题,不过他的离职对软银来说并非新鲜事,早前已有多位左膀右臂相继离开软银。不过,除了掌舵者孙正义,其他高管的变动似乎并不会撼动软银这个庞大帝国。


2、软银成立至今,孙正义的左膀右臂们陆续离开


克劳尔并不是离开孙正义的首位得力助手,在他之前,众多左膀右臂离孙正义远去。

2014年,孙正义不惜高价聘请尼科什·阿罗拉担任软银的总裁兼任首席运营官。这是孙正义首次让出总裁职位,同时,阿罗拉还是当时世界上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孙正义对其的重视可见一斑。

然而,仅任职两年,在2016年6月21日,阿罗拉就辞去了软银总裁一职。

软银在官方声明中表示,两人的分道扬镳是由于在接任时间上产生分歧导致的。不过,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阿罗拉的出局或许隐藏更深的内幕。彼时,软银内部收到一封举报信,内容直指对阿罗拉的有关印度初创公司的投资战略表示质疑。

由于阿罗拉本人十分看好印度市场,上任两年以来,阿罗拉大刀阔斧的投资多家企业,花费40亿美元,其中有近三分之一的投资项目是来自印度市场的初创企业。然而市场环境欠佳,连累初创企业的估值也不断下降,长期下滑的业绩引起股东的不满,软银总裁的职位更是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匿名信中更是质疑他有罔顾公司的利益,更看重个人和合作伙伴利益的嫌疑,即便最终调查出那些举报只是子虚乌有,但在舆论和股东的压力下,阿罗拉最终还是离开了软银。

与阿罗拉同年进入软银的萨马,在阿罗拉离职之后,很快也成为孙正义的左膀右臂。在软银,萨马曾辅助孙正义以320亿美元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此外,他还领导了几项交易,包括减持阿里巴巴价值100亿美元的股份和以86亿美元出售Supercell公司给腾讯,同时还帮助软银重组在雅虎日本的控股权。

萨马也是位资深的金融家,他曾在纽约、伦敦和香港拥有超过30年的投资银行、资本市场和投资经验。2014年,他以顾问的身份加入软银,2015年担任软银国际资产的首席财务官。在阿罗拉离开后,萨马被提拔为软银国际集团总裁,成为孙正义的重要副手。

不过,在软银任职5年后,萨玛还是于2019年4月辞职。

虽然软银官方对其离职原因不予置评,但有内部人士认为,萨马在软银内部势力的锐减与米斯拉的崛起不无关系。其次,在阿罗拉被股东们的投诉风波中,同为受害者的萨马深陷舆论中心,这也致使其最终离开软银。

离开软银的不只有萨玛和阿罗拉,在2018年以首席战略官加入软银的佐护胜纪,也在任职不到三年就于2021年3月宣布离职。 

软银官方只宣布佐护胜纪要求离职,对其离开的原因只字不提。但是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一位接近佐护胜纪的人士透露,在彼时以投资为主要战略核心的软银集团中,佐护胜纪的满腹才华和他的团队并没有被重用,“在过去的18个月里,他一直无所事事”。基于自身才能无处可施以及竞争继承人无望的局面,佐护胜纪决定辞职。

人们对佐护胜纪在软银中的定位和工作大多不甚了解,他曾在高盛旗下的日本子公司任职长达22年,随后进入日本邮政担任该公司执行副社长。此后佐护胜纪在软银上任以来,一直担任规划和实施软银集团投资战略的关键贡献者。而据有关知情人士透露,佐护胜纪在任职期间负责整理和消化软银和愿景基金在过去收购中的大体量资产负债。

孙正义的左膀右臂或因接任时间冲突,或迫于投资人的压力或由于公司内部的明争暗斗,都选择了离开这权利纷争之地,他们从最初上任的壮志踌躇到最终失望后接连离职。

那么,此时软银帝国中还有哪些现任高管在扮演孙正义的左膀右臂,他们能否争夺到接班人的位置?胜算又有几何?


3、孙正义还有接班候选人吗?


孙正义究竟会在何时退休这事,无人能知,其本人也在公开场合多次延长自己的退休时间。

2017年6月,孙正义在东京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在未来十年内会确定一名接班人,彼时,孙正义59岁。

2019年2月,软银公司第三季度的财务决算发表会上,孙正义透露自己或许会在69岁退休。

然而在2021年度股东大会上,64岁孙正义又一次延长自己的任职时限,他表示在70岁之后还会继续掌握软银的控制权。

孙正义,图/软银官网

虽然目前孙正义一直奋战在前线,然而现年65岁的他早已步入花甲之年,身体机能无可避免地渐渐衰退。挑选新接班人是迟早的事,不过要寻找符合延续愿景300年规划的高要求人才,是一件难事,也注定这件事没法能在短期间解决。

孙正义曾公开宣布尼科什•阿罗拉(Nikesh Arora)是自己理想的接班人,2016年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孙正义表示选择阿罗拉是因为他的善于发掘人才和对未来有深刻独到见解的优点。

在2018年6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孙正义同时任命了三位软银副总裁,这也是继阿罗拉之后,被外界认为呼声最高的三位候选人。他们分别是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和佐护胜纪(Katsunori Sago )。

奈何天公不作美,在经历多番变数下,这些曾被明里暗里认定的继承者们大多数都退出了“修罗场”。

在上述一系列高管中,仅剩一位仍在职。这也意味着,作为唯一一位还在职的“候选人”,目前担任愿景基金负责人的米斯拉,在软银的接班人竞选中或许有更大的优势。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米斯拉进入软银,深谙金融行业经营之道的米斯拉,一开始从事战略财务总监。两年后他被任命为愿景基金的首席执行官,也正是通过他的引荐,孙正义得以成功说服沙特王储决定入资愿景基金。

掌握愿景基金的米斯拉如鱼得水,在2017进入软银董事会,很快于2018年便升任为董事会执行副总裁兼任软银愿景基金运营SBIA的CEO。

同年7月,软银宣布以320亿美元现金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米斯拉在本次交易中的资产配置方面有突出贡献。他带领愿景基金着力开拓印度、中东地区等新版图。

其实,早期的米斯拉在软银里并不突出,在阿罗拉离职后,嗅到希望的米斯拉才开始崛起。伴随着愿景基金的发展,他的地位才水涨船高。

在投资风格上,米斯拉迅速且强硬的谈判手段也与孙正义如出一辙,在争权夺位方面,米斯拉也颇为积极,据彭博社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称,他曾施计争夺克劳尔精心编制的运营团队,导致其失势。诸如这些特征可以说明,米斯拉是一个有力且强势的接班人竞争者。

除此之外,现任软银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宫川润一也是继承者的候选人之一,他在2001年夏天就加入了软银公司。作为一名通信技术专家,在软银的早期阶段,宫川对软银在软银批发商和出版商转型为宽带通信和移动网络运营商做出重大贡献。

宫川润一,图/软银官网

宫川也陪同孙正义一起度过了多个生死攸关的时刻,在抉择是否收购英国电信公司沃达丰的时候,孙正义曾求助过他。在2014年,宫川还被委派去Sprint公司负责领导网络的重建。

还有一位潜在的竞争者米歇尔•库姆斯(Michel Combes),他接替离职的克劳尔成为新的国际首席执行官。这位来自法国的高管在2020年以来担任软银集团国际总裁,管理愿景基金之外的投资。本次任命新职位,也意味着他将逐渐成为孙正义新的左膀右臂。

不过,一个现实的问题是,1962年出生的米斯拉和米歇尔今年都已60岁,宫川润一也已经58岁,待孙正义70岁之后退休之时,他们即使是接过孙正义的交接棒,也将很快不可避免地面临退休的宿命。

孙正义不断地延续自己的任期,也从侧面反应出,他对自己费心打拼建造的软银帝国的不舍和珍惜。在自己退休之前,势必要为其寻找到真正理想靠谱的下一任掌舵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